明人不说暗恋

2019-06-25 08:19:00 来源: 常德信息港

此为防盗章, V章购买率如果不到50%需等24小时  余忠善叫所有同学准备一个“错题本”,将大小考试里的错题抄在上面,以后时常回顾,把各个知识点都牢牢记在心里, 还说:“考试中的全是重点,需要大家全部掌握。☆杂〞志〞虫☆”同学们也都照做了,班主任余忠善还一一检查。检查到沈曦时,余忠善:“…………”夏九嘉回头。只见……别人都是用了精致的笔记本,可沈曦,拿了一个破本, 把写着字的前一半连同封面全都撕掉,只剩下后面几张。然后可能觉得这样比较脆弱,不该裸着, 十分好心肠地为它粘了个封皮, 是一本杂志的外封面,但是, 也不知道他平时都在看一些什么杂志,应该是“笔记本”三个字的地方,印着六个大字:【神秘的女杀手】。而且, 他也懒得抄, 直接撕了卷子, 砰砰砰砰, 把错题用胶水直接粘在上面, 连边儿都没撕齐。余忠善说:“错题本。错题——本。”沈曦伸手一翻:“有十页呢。老师, 我觉得,对我来说,用‘本’有点浪费。”“……”余忠善无语,走了。作为“大佬”,他本来也不是非常关注细节。夏九嘉听见沈曦同桌问:“你没有新笔记本?”沈曦说:“没有,懒得出校门买。”R中住宿。只有一个寝室楼有一个小卖铺,总是人满为患,学生挤来挤去,闹哄哄的。“哦……”夏九嘉觉得沈曦性格真是太随性了。他自己什么事情都要做到完美,以前也没见过沈曦这种,算是开眼界了。接着沈曦安静了一上午。夏九嘉也没空搭理,紧张地听各科答案。他觉得并没有难题,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等到物理化学两个老师讲完所有卷面问题,夏九嘉才终于确认,他自己也是双一百。到了下午,沈曦又犯起病。数学老师讲解试卷,夏九嘉也仔细听着,可多动症沈曦同学却是一刻不能消停。在数学老师讲到其中一道题时,在角落里的沈曦忽然忍不住道:“这个方法可真够……嗯……你们过来看我解题……!”于是,两分钟后,沈曦边上足有好几个人伸脖观看沈曦解题。沈曦比比划划,在草稿纸上写:“看,这样……再这样……”那一大群人都啧啧称奇:“这个方法好简单啊。”连叶萌萌都忍不住扭过脑袋。夏九嘉盯着自己试卷思索两三分钟,大概明白沈曦说的方法是指什么。数学老师气到不行,然而沈曦全校,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扔了个粉笔头,而后对着全班说道:“我刚讲的是常规思路……还有一些其他方法,时间有限,就不说了。”强行挽尊。她粉笔头扔得很准,沈曦偏头避了开去。夏九嘉觉得,碰上沈曦,R中高一可真倒霉。不过夏九嘉也发觉,在看到叶萌萌对成绩的失望之情以后,沈曦整整一天没再叫“猛学习”,而是一反常态地称呼“叶萌萌”。…………晚自习前,夏九嘉和朋友去食堂吃了饭,再回教室却没有能见到他同桌叶萌萌。抬头环视一圈,夏九嘉发现叶萌萌正在另一条过道上与好朋友聊天。然而……夏九嘉睁大了眼。班上的小混混,张洋,正站在叶萌萌身后非常非常近的地方,低头,轻嗅对方脖颈,好像十分痴迷。张洋垂着眼睛,唇距离叶萌萌只有五六厘米。而叶萌萌全然不觉,还没心没肺地露出灿烂的笑——她是一个“元气姑娘”,月考失利的阴霾已经过去。她扎着辫子,露出修长白皙的脖子。她的好朋友正在写写画画,嘴里说着什么,也没发现不对。夏九嘉:“……”他知道张洋大概喜欢着叶萌萌。萌萌性格活泼,长得也好,皮肤白得像日光灯,有人喜欢十分正常,班里同学也都在传。然而,萌萌应该喜欢不来对方,还曾私下里表达过困扰。叶萌萌只想学习,考“985”,不想恋爱,再说与混混们也不是一路人。张洋长得还算帅气,高高瘦瘦,大眼睛双眼皮,鼻梁高挺嘴唇轻薄,瓜子脸,不过也许因为智商比较有限,眼神有些呆滞,直愣愣的,缺乏一个少年应该有的神采。“这他妈明显是被人占便宜呢”,夏九嘉想。这个张洋虽是混混,但平时在班里并不经常闹事,也不在意,高一六班老大反而好像沈曦。夏九嘉看见了,也不管张洋混不混,提高声音,脆脆地叫:“叶萌萌,回来。”“嗯?”叶萌萌抬头,看着夏九嘉,眼神露出一丝疑惑,“怎么?”夏九嘉又叫:“回来就好。”“有事儿?”夏九嘉点头:“对。”“好。”叶萌萌跟朋友打了一个招呼,拔脚走了。夏九嘉与张洋直直对上目光,能感受到对方因为软香离开而瞬间产生的不悦以及愤怒。二人冷冷对视片刻,夏九嘉用口型说:“离我同桌远点儿。”这句可是十成挑衅,张洋忽然眼睛一眯,伸手抄起手边他一跟班小弟的铁制铅笔盒,“咣”地一下便向夏九嘉砸过去!想给夏九嘉个威胁,让他闭嘴,也别再管!东西飞得很快,还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声响!那小弟也不敢讲话。铅笔盒并没有能砸中夏九嘉,却打中他后面沈曦的桌子角,“砰”地一声落在地上,外表倒是依然完好。沈曦吓了一跳,抬头看向对面。夏九嘉一愣,立刻弯腰捡起那个长铅笔盒,猛地一下站起身子,沉着脸走上前两步,直到与另个过道里的张洋中间只隔一张桌子,抬头,将手里冰凉的东西直接照着对方就砸!他那性格,骨子里傲,哪会认怂?竟然上前两步,非打中人不可。张洋用手挡了一下,疼得弯腰,死死捂住右手指节。“我操-你妈……在那等着。”张洋反应过来,大步绕过桌子,走向夏九嘉这边,高大身躯充满暴戾,一看就是想把对面的夏九嘉揍到鼻青脸肿。在张扬眼中看来,这件事无法忍受。那个夏九嘉多管闲事还率先动手?!叶萌萌也傻了:“夏……夏九嘉?”她没见过这个阵势。觉得有点儿吓人。就在张洋打算开始揍的时候,一排刚才正玩儿着手机的沈曦却忽然出声:“别他妈闹了。”抬头看着张洋,目光灼灼,竟是摆明要和夏九嘉站一起。张洋立刻指着沈曦,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沈曦,你别管。”“我还非管不可了呢。”沈曦看他几眼,垂眸继续打游戏,“那谁,片儿刀呢?给我备着。”他在对着与他隔一条过道的斜右方的男生说话。那个男生成绩挺差,也是走后门进的火箭班,总想显示自己勇猛,于是天天带着片-刀上学,几个老师也不知道。被借刀的同学露出一个笑容,拿出用纸层层包着的片儿刀:“不是……你还要砍人?”沈曦没接,抬眼看夏九嘉,发现水晶皮冻小豹子一般地还在与人对峙,低头继续游戏:“那可说不准。”他觉得水晶皮冻非常……有趣。明明瘦瘦弱弱,皮肤白嫩,非和混混死磕。虽然他没看见事情前因后果,但也能推测得八-九不离十。张洋把目光从夏九嘉身上移到沈曦那里,一时估摸不准沈曦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也不大敢轻举妄动。幸好这个时候晚自习铃打响,英语老师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只是还没进来,不知在干什么,感觉好像是有什么忘记了带,叫某同学到办公室帮她取来。张洋又是放了一句狠话,指着夏九嘉:“你等着。”夏九嘉却回到座位,像个乖宝宝一般坐着。沈曦骂骂咧咧:“特么的……刚才明明可以五杀……被他一撞,技能打飞了。”与他隔一条过道的安众一直傻了吧唧,见沈曦打得投入、打得激情,甚至都要拿刀砍人,凑得近了,盯着界面上的多人组团战斗,十分好奇地问沈曦:“沈哥,你在打什么呢?好像没有见过。”安众身高170,体重270,是个胖子,曾经被沈曦说“你这名儿起的不好,‘俺重’‘俺重’的。”按理说他不该在一排,但因为教室角落空间较大,主动要求坐那个位置。沈曦说:“网上下的,商店就有。”安众问:“叫什么名儿?”“嗯?”沈曦一边又放一个技能,一边说,“叫‘百词斩’。”“哦了。”安众偷偷摸摸拿出自己手机,虽然觉得不大对劲,也还是伸手点击“下载”,玩儿了两三关,皱眉问沈曦道:“不对……沈哥,这怎么一直让我选择英语单词?跟你玩儿的不一样。”每屏都有一个单词,要他选择与释义相符合的小图片,点错还会吱哇乱叫。沈曦说:“背会一百单词后就能玩儿了。它后面有奖励性质的游戏哦。”“???”安众又背两个,终于反应过来,按灭手机,说,“我不信,你扯淡。你那到底什么游戏?”骗人没成,沈曦撩起一边唇角,左手拇指一按手机,又放出了一个技能,屏幕变得五彩缤纷,终于完成五杀:“你就别玩儿了。昨天刚被爸妈男女混合双打,期中还想再来一次?”报到那天就八卦班主任的精瘦男生又八卦本校学霸,神经兮兮:“垄断级学霸,多好,高三那俩才惨——”沈曦懒洋洋问:“怎么惨?”“真的惨。”对方直摇头,痛心疾首状,“本来呢,其中一个也是垄断级学霸,谁知另个忽然转学到咱校!我操,一山不容二虎。后来那叫一个精彩,俩人互相看不顺眼,天天死磕——”沈曦说:“别他妈跟我卖关子。”“沈哥别急。”精瘦男生继续讲故事,“有天,他们俩班数学老师发起神经,留了一道世界奥数竞赛的题!那谁会?!原学神呢,做了整整两个小时,解出一半。然后他同桌,也是年纪前五,和新学神是邻居,在电梯里遇到,为了让总逼逼‘邻居家的孩子’的妈刮目相看,就把从原学神那弄会的一半讲给新学神听。新学神恍然大悟,又做了整整两个小时,解出剩下一半,为了‘报恩’又讲给那女生听。第二天吧,老师没有讲那道题,可是原学神从同桌卷子偷偷瞄到后面一半,也会了。后来,这俩学神,哎哟让我笑会儿……从此看那女生眼神都不对了……好像……只有对方才配得上自己智商,还可以完美互补、共同解决问题,那道奥数是命中注定的缘分……还约她吃晚饭看电影!把对方当情敌地收拾!后来有天忽然发现事情真相,哈哈哈哈……”“……”沈曦问,“然后呢?”“还能有什么然后?”“切,无聊。”“……你还指望能有什么?”八卦到这,《打死拖延症》的讲话终于完毕。教师代表、R中校长分别讲话,内容无非是要大家在新学期努力学习,不负青春不负韶华。接着,大家排队走回教室。天没有早自习,班主任分座。铁头余忠善将男生排成一队、女生排成一队,按照个子分座。男生和男生坐在一起,女生和女生坐在一起,前后桌是异性。不过,因为高一六班男多女少,到了夏九嘉这,女生正好排到队尾,只余下了单蹦一个,余忠善便让她与夏九嘉一桌,他们俩荣幸地成为全班唯二拥有异性同桌的人。教室一共八排座位,夏九嘉在七排坐下。他的同桌主动攀谈:“我叫叶萌萌。你叫什么?”叶萌萌皮肤很白,像日光灯,头发很黑,嘴唇很红,眼睛又大,十分漂亮,只是双颊有点零星的小雀斑。夏九嘉的声音软软:“夏九嘉。”他性格傲,不太与人形成很亲密的关系,但长得白净,而且声音里面总有一股甜味,不了解他的人一般看不出来“傲”的一面。正在聊着,一排——他的后桌,便吊儿郎当提着书包过来。夏九嘉:“…………”冤家路窄,古人诚不我欺。沈曦个高,坐一排也是十分正常,只是没想到正好在他后边。沈曦踢了几脚凳子,弄出一个满意角度,一屁-股坐在上面,仿佛并没有长手。过了两秒,沈曦伸出长腿,“duangduang”轻踢两下前桌夏九嘉的椅子底下,凑得近了:“水晶皮冻?惊不惊喜?”夏九嘉回头,又是声音软软地不爽地道:“随便。”说罢将椅子向前一抽,离沈曦远点。…………两遍长铃打过,高中学习生活正式拉开帷幕。才天,夏九嘉便发现……高一六班,所有老师都不正常。节课语文,铁头余忠善教。铁头余忠善,在不正常上又显得更不正常。他的走位十分飘忽,万分风骚,忽进忽退,忽远忽近,左右不定,宛如高人。而骚的是,只要他有问题,就会顺手一拍旁边那张桌子,说:“你来回答。”于是,全班同学都紧张地盯着铁头脚下走位,希望他千万不要“嗖”地过来,被吓得够戗。节课,铁头余忠善也没讲什么课文,而是用诸多语文知识给在座同学讲述道理。“千锤万凿出深山——”铁头余忠善念着,正好走到夏九嘉的桌子跟前,挥手“啪”都一拍:“你来回答,下一句是什么诗?”说完,倒退着又走了回去。“……”夏九嘉发现,自己失忆掉了。《石灰吟》这诗,他是背过的,而且背得下来,明代大牛于谦一首托物言志的诗,讲人应该不怕磨难,然而这时,一句话在舌尖绕来绕去,就是绕不出口。沈曦一看,水晶皮冻不会,立即小声提醒:“万水千山只等闲。”“……”听着好像是差不多,有点印象,夏九嘉说,“是,万水千山只等闲。”“错,坐。”铁头余忠善说,“是,烈火焚烧若等闲。顺便,‘万水千山只等闲’上一句是‘红军不怕远征难’,出自《长征》。”全班同学都开始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唔——”沈曦又是踢踢夏九嘉的椅子下边,“抱歉,我记混了。”他还真不是故意的。但是,都有“千”“万”“等闲”,很容易就弄混的嘛。夏九嘉不吱声。恨死沈曦。对他来说,天大地大,当。牛×应当是种习惯,被仰慕也应当是种习惯。本来只有沈曦笑话也就算了,现在,同桌叶萌萌笑话他,前桌笑话他,后桌笑话他,右边笑话他,全班笑话他。恨不得像打死拖延症一样打死沈曦。其实如果沈曦真记混了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关键……夏九嘉觉得,基于沈曦一贯表现,这可能是故意捉弄。下课以后沈曦又捅咕夏九嘉:“Ball Ball You啦,别生气,真记混了。”夏九嘉想了想,没搭理。沈曦沉默片刻,忽然起身出门,直到再次打铃才踩着点进来,将两包零食、一瓶饮料扔在夏九嘉的桌上,说:“给。”“……嗯?”沈曦说:“刚才上网查了——”在理论上,手机不能随身携带,但这东西只要没人发现就可以用。夏九嘉问:“查什么?”“怎么道歉让人消气。”沈曦又道,“网上说了,一共三条:买买买。”夏九嘉将东西堆回后面桌子:“买买买,这是哄女生的吧?”“对。”沈曦大方地承认了,“网上只教男生哄女生,还有女生哄男生,没讲男生怎么哄男生。”“那你干吗把我当成女的?干吗不把你自己当成女的?”用男生哄女生的方法道歉,听着让人生气——怎么不反过来?女生很可爱,但也不想被人归到自己并不是的群体啊。“……嗯?把我自己当成女的?”沈曦一愣,两秒之后才慢吞吞地道,“也行。”说完,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把衬衣的扣子解开两颗,似有若无地露出漂亮的锁骨。两边锁骨十分明显,简直能放几个硬币。夏九嘉被吓了一跳:“你干什么???”沈曦一手撑着下巴,一手又把领子往外拽了一下:“网上说了,男生哄女生:买买买。女生哄男生:脱脱脱。保管有用。”夏九嘉立刻红脸。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那边,沈曦还说:“你要的哟?”“行了,上课了,老师来了。”这一节是数学。老师是个中年女性,性格十分泼辣,带着一个大三角板,喜欢用大三角板的角怼不听话的学生。面对交头接耳这种算不上严重的错误,她会用90度角去扎;面对上课睡觉这种有一点严重的错误,她会用60度角去扎;而面对故意逃课这种非常之严重的错误,她会用30度角奋力地戳。九月份学生全都穿得少,被戳过的个个龇牙乱叫。不过,据说,几何老师还有个大圆规,那个才是她的兵器。第三节是物理,一个酷姐,相对正常。第四节是化学。老师是个肌肉猛男,外号“散打王”,去年全省业余散打比赛,寒暑假都要去远走少林学武。堂课,为了提升同学兴趣,他先做了几个实验。只见“散打王”取出一根镁条,用砂纸擦掉了氧化膜,又用坩埚钳夹住那段镁条,一手用化学书挡住下半张脸,另一只手伸得长长的去点燃镁条。他将头转过去,只用余光瞄着,眯起一双眼睛,一点一点递过镁条,而当镁条终于接触到酒精灯,散打王发出“啊”的一声尖叫,将镁条丢进盘子里,自己则蹦出三米远。底下同学:“…………”镁条静静地躺在盘子里,什么都没发生。散打王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壮了几秒钟胆,进行二次尝试,却又是发出一声尖叫,也又是蹦出三米远。这次,镁条还是静静地躺在盘子里、什么都没发生。到这里,散打王松一口气,将镁条收拾起来,说:“看来学校买到假冒伪劣镁条,这个实验我们只好不做它了。”下午两节英语连上。英语老师呢,总有一种错觉,就是她上课时,只要谁抬头看她一眼,就说明那个人想要回答问题,而她性格则是十分体贴,一定会帮对方达成心愿。于是,几分钟后,再没有人敢抬头看老师,全部死死盯着课本,课堂的气氛十分之压抑。

晋城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宿迁牛皮癣专科
株洲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