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家生活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垂垂老朽大龙脉

2020-01-16 18:52:41 来源: 常德信息港

修家生活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垂垂老朽大龙脉

建木者,天地之桥,曾经诸天众生来往三界的通道,在上古年间便已毁了。

相传,建木被毁后,有大神通者将仅存的建木从天东极地移栽到了神州,创下建木宫,低调行事,不涉纷争,专注培育建木,有几分成就。封神后,洪荒破碎成四大陆州,道祖重造地星,将人族神州正统迁到地星居住,建木宫亦在其内。

可千年前,建木宫便被人连锅端了,动手的,就是武瞾!

建木之名,自开天流传,却无人知道神树到底有怎样的神威。

《游记》之中略提过几笔,也不详尽,胡阳只知以建木残片所造之物,能隔绝神念,非凡物可比。

钥匙是建木做的,若那装东西的盒子也是建木做的,胡阳他们几个当然找不到。

只是连建木都拿出来了,所图不小啊。

“赵先生,不知道这把钥匙能不能暂时给我。”

“怎么?”

“实不相瞒,赵先生一家的厄运,并未彻底解除。尚需将当年所埋之物起出来,做过一场,才可完全消解。”

赵平安道:“我明白了,钥匙就留在现在这儿,一切都拜托先生了。”

送走赵平安,看了一路,迷糊了一路的郭鹏问道:“老四,刚刚打什么哑谜了,我怎么看不明白啊。”

“正常,等你功夫练成了你就明白了,加油吧骚年。”

上午出门,下午回来,小家伙例行的午觉都耽误了,放着郭鹏在院里练剑,胡阳上楼伺候儿子,五鬼被他放出去打探修行界目前对青云宫的态度,姒九也出门找他的路子打探消息了。院子里安静得只有郭鹏刷刷的舞剑声。

胡阳想着青田刘家的事儿,守着儿子,翻着《游记》,想找出些蛛丝马迹,在看第三遍斩龙之乱的经过时,忽然听到院里响起喝止。

“嘿!让你站住你听不见啊!再动我就报警了!”

“你施了什么妖法!把我放开!”

开窗往下看,郭鹏蹲在地上,剑掉在脚边,刘承宗站在对面,甩了甩拂尘,面带不屑,抬脚往里走。

“道长耳朵聋了,没听见我兄弟让你站住。”

郭鹏听着声音由远及近,然后就看见胡阳从天而降,落在他身前。

“在地上蹲着干什么,捡钱啊。”

郭鹏忽然发现周身禁锢的力量消失不见了!

刘承宗道:“怪不得敢插手我刘家的事,原来有几分本事。”

“刘家?不作死不会死的青田刘家?”

“小辈!你敢口出恶言!”

“你跟我吹胡子瞪眼干嘛,难道我哪句话说错了,刘家人不是自己找死,能落魄成这样。”

明初刘伯温一手引发斩龙之乱,最后死在朱元璋手上,青田刘家自此隐没江湖,但刘家人并未忘记这桩仇恨。终明朝一朝,暗地里没少搅风搅雨。崇祯朝时,更是大举出动,在神州大地上点出许多蛟龙,乱象丛生,坏了明朝最后一点气数。

仇是报了,可刘家人万万没料到,天数有定,他们搅乱了明朝的气数,也搅乱了整个天地的气数,首阳山祖龙移位,不见踪影,世俗气数大变,为外敌所侵,这因果全算在刘家头上,虽数百年不消。即便刘家本事大,也仅仅保住一支血脉残存。

不过这支血脉也不安全。刘家人曾得观星阁批言,最多百年,若是百年之内刘家未能寻到祖龙,请回首阳山,刘家只有断子绝孙这一个下场。百年来,为了寻找祖龙,刘家人走遍八方,把神州大地筛了一遍又一遍,终是一无所获!

引发斩龙之乱,改变上界与人间的刘家落到如此境地,既让修行界唏嘘不已,又让修行界叹一句,报应,都是报应!

“虽然我刘家没落,也轮不到你一小辈评论!”

拂尘一抖,一重气场朝胡阳压来。

胡阳看了他拂尘一眼,心下一叹,到底是没落了,区区借势而动都要靠法器。

曾几何时,青云刘家可是和言出法随划等号的!

胡阳五指一张,地上的木剑到了他手里,朝前一刺,啵的一下,刘承宗连人带拂尘砸在影壁上!

刘承宗惊骇无比,强撑着站起来:“你等着!这事没完!”

撒丫子跑了!

胡阳也不追,龙头山的事,一个刘承宗的份量可不够!

“继续练吧。”

又见胡阳大展神威,郭鹏练武功的心思越发坚定了!

“主子。”

“外面情况如何。”

“各派弟子都已向师门禀报青云宫的变故,山城已来了许多长老辈份的人,连泡在袁天罡墓的都来了几位,只是众人尚未拿定主意,在洪崖洞吵得不可开交。我们走之前听到他们决定,明日要青云宫和主子你当面谈谈。”

“谈谈?昆仑山是谁来的?他们怎么说的?还有佛家弟子,又来了那些?”

“昆仑山是与飞星同辈的持戒长老飞雨,并未多言,只是给蓝惊羽撑腰。佛门白马寺、感业寺、内少林、五台山地藏宗,大大小小的寺庙都来了人,要谈的不谈的都有,也不是全是一个声音。”

“你们先休息,一会儿姒九回来,我们再探龙头山。”

“是。”

并没多久,姒九就回来了,和郭鹏打了个招呼就上楼,难得的有些急色。

“怎么了九爷,天塌了啊,连你都沉不住气了。”

姒九欲言又止。

“说不说。”

“我听到传言,说你和妖族勾结,以隐脉之名现身青云宫,并非为了支持青云宫,而是想要霸着梁州鼎,为妖族谋求利益。”

“蓝惊羽都找上门要带你去泰山验明正身了,这话有什么稀奇。”

“冲我来就算了,关键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笃定小家伙是人妖混血,要把辰辰带去泰山。”

杀气一闪而逝!

姒九心惊了一下!

就听胡阳缓缓道:“还能是因为什么,孩子他妈亲口说出去的呗。九爷,你说她怎么就不怕我找上门,撕了她那张假脸。”

这不是第一次想拿他儿子当筹码了!

这特么真的是亲生的!

姒九没搭茬,看着胡雅把一手好牌打烂也是挺爽的。接触这么久了他知道胡阳是什么人,如若当初胡雅坦诚相待,交付真心,就算两人始于一桩算计,胡阳也必定会顾念旧情!便是胡雅惦念自己儿子几分,胡阳也不会把事情做绝!

可惜啊可惜,真真一点心都没有!

“他们带不走小家伙的。”

“山不过来我就过去。带不走小家伙难道不能把照妖镜带来。执法堂的人因为九姨的事,面子里子都丢在了江城,现在有机会既能报复九姨,又能扫了观星阁的面子,一箭双雕,足以让他们悬在泰山顶上的照妖宝镜请下来。”胡阳道,“你不信看吧,五鬼刚刚从洪崖洞回来,说他们打算明天找我当面谈谈,绝对会有人把照妖镜带来。”

“有九鼎在,昊天镜来都不好使。”

胡阳道:“九姨碎了一块照妖镜,我怎么也得跟着她老人家的脚步来吧。”

姒九:“牛,果然该你是老板。”

入夜之后,郭鹏吃过饭早早上床睡了,沾枕头就着。胡阳几个锁了院门,遁法藏踪,又到了龙头山下。

胡阳把赵平安给的钥匙拿出来,灌了道法力进去,那钥匙飞起,在水下像个灯泡一样,直直朝一处地方落去,众人跟在后面,钥匙所经之处,土石让路,进深三米,露出来一个光洁的石台,石台上摆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符纸封盖。钥匙捅破符纸,啪嗒一声,盖开了,一张黄纸,画着繁复图案,带着人气,像是赵平安的气息,旁边一把一指长的青铜小刀,煞气腾腾,似又藏着道清贵伟力。

五鬼将那盒子小心捧过来,姒九先取去看了,冷笑道:“刘家人没安好心。这割鹿刀里藏着一道微弱龙气,说是给赵平安改运,其实是借他的运势养龙,顺势把斩龙所受之报应转到赵平安身上,净得好处,半点不损。要不是他们,赵平安何止现在这点身家富贵,亏他还把刘家人当神仙。”

姒九得了九鼎,又有家学渊源,片刻就把那点布置看明白。

“养龙?”姒九把东西拿给胡阳看,并不让他接手,“这点龙气养来干什么。”

“总归不是好事。我先收着,以后当面问刘家人。”

胡阳往前几步,到了那处平台前,仔细打量。

“如何。”

“像是师父的手笔。等我试试。”

胡阳一掌轻拍,法力一吐,一道昏昏的光芒闪过,一道门户即现。胡阳领头飞了进去,姒九在后,五鬼紧随,等看清楚了里面的场面,所有人都镇住了!

苍莽的空间,进入其中,好像到了一副水墨画里,天上地下只有黑白两色,没有光泽的黑白。

视界里一条巨龙盘在天空,背负青云,茫茫云气,似山脉蜿蜒,重峦叠嶂。巨龙双目垂闭,无神无气,整个躯体都是灰色。鳞甲黯淡无光,须发无力漂浮。唯独头顶双角之间,有一点与众不同的黑色,亮的,是整个画面中唯一能让人感觉到一点生机的存在!

龙脉!

“巴蜀两地本为一体,两地龙脉一隐一显,有相互扶持之相。蜀地多为显龙,蜀山巍峨飘渺,仙踪处处,那许多显龙在蜀山汇聚,才滋养出一个天府之国,山城龙脉则多为潜龙,潜者,藏而不发,含而不露。对山城的滋养也是春雨润物细无声。没人知道山城的潜龙有多少,历朝历代被找出来的也是寥寥。但没想到,龙头山底下就藏着一条潜龙,而且还是如此恢弘的潜龙。”

“这是龙头山的龙脉?太大了吧!”

“大是大了点,可它与龙头山气脉相通,不是龙头山的龙脉又是哪的?算算青云宫当年能兴盛至那般境地,龙脉强大也在情理之中。”叹了口气,胡阳又道,“我也不想它是龙头山的龙脉。龙脉如此,青云宫不死也难。那龙脉头顶稍许光辉,大概都是这些年青云宫青云街人气鼎盛,反哺出来的。”

话说,他师父当年养在龙头山底下的龙脉又在哪儿,总不能被这道龙脉给吞了吧。

“主子你看!”

水鬼忽然指向龙头位置,众人看去,只见那龙头鼻子上放一个小小的东西,对比起来跟芝麻粒一样大,不是小家伙的奶嘴是什么。

那可是胡阳亲自挑的。

胡阳一抬手,一道法力席卷过去,刚要挨到奶嘴,一线金光闪过,把胡阳法力打散。等金光露出真身,竟然是一只不过一尺长的金色小龙,还没大龙脉一根须子长。

凶巴巴盯着胡阳他们,大有你敢动手我就和你拼命的意味!

“咦?”

水鬼奇了一声,问道:“我没看错吧,这龙是龙脉吧,不是龙种。”

土鬼回道:“没看错,真是龙脉。”

“真是?真身显化的龙脉,怎么会这么小!”

五鬼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开了,胡阳一边盯着那金色小龙,一会又看看失了原色的大龙脉,片刻,手上出现了一团水球,那金色小龙立刻激动,身子一曲,就要伺机而动,把水球抢了!

“果然啊。”胡阳心里一叹,之前抢夺奶嘴的应该就是它了,至于原因,明晃晃摆着,灵水啊。他儿子的吃穿用度凡是需要用水的地方,他都是用的灵水。这个奶嘴之前才被他用灵水浸过。

水球丢过去,那金色小龙嗖的一声蹿到水球边上,脑袋一顶,把水球从大龙脉嘴里顶了进去!

水球进了龙脉,只见一点红光在龙脉嘴里亮起,接着分成两点,落在龙脉眼里!唰的一声,大龙脉就这么睁开了双眼!金色小龙欢呼一声,开始在龙脉眼眶周围打转!欣喜不已!

龙脉看了小金龙一眼,就朝胡阳他们看过来。视线所及,威严重重!

五鬼一跨步,挡在胡阳身前,一道不甚明显的五彩光华散过,把威严全都挡下了。

“能穿过摘星布下的阵法,又有三光神水在手,你是摘星的弟子?”

三光神水!

胡阳一怔,三光神水!鼎天空间里的灵水是三光神水!可三光神水就三光神水呗,他师父到底是有多丧心病狂才取了灵水这么个名字!

胡阳看着那双红色的眼睛,答道:“前辈好眼力。”

龙脉道:“终于有人承袭他的衣钵了。你叫什么名字?来这干什么?”

“晚辈胡阳。来此探查青云宫癸水大阵被破之因由,并查看师父养在此处的龙脉是否无恙。”

“胡阳,日月双全,名字不错。胡小子,谢谢你了,让我还能醒过来再瞧瞧这天地,要不然,就得昏昏沉沉死过去咯。”

并不接胡阳的话。

“呜呜呜!”

那金色小龙竟然悲伤起来。

大龙脉眼中有一丝不舍,却无悲哀,全乎看破世事的淡然。

“前辈认得家师,想必是知道家师的手段的,晚辈虽修为低微,却也学到些微薄本事,前辈不如让晚辈看看,没准有法子帮一帮前辈。”

他水脉府收病人果然荤素不忌!

小金龙听了这话,立马惊喜地看过来。

可大龙脉根本没给胡阳面子。

“你小子倒是个胆大的,也对,你师父就是胆大包天,俯瞰天地,你胆哪可能小了。不过,若你有你师父万分之一的本事,我会让你救我,或者你早来四百年,我也会让你救我。可惜啊,可惜啊,现在已经晚了。”

“胡老幺,别操心了,人家怎会看得上你我。”

从进来之后就一直安安静静站着的姒九一开口就夹枪带棒,胡阳不解,看过去,竟见姒九死死掐着九鼎印法,将本来该在他头上老实待着,现在却震动不停的九鼎拘在身前!

“九爷你怎么了。”

“嗯!陛下的九鼎!”

陛下?

“是,是你那位陛下的九鼎,可现在是我的了。”

大龙脉到此时才艰难的将视线从九鼎转移到姒九身上,越看越惊,终于一声惊呼:“你是陛下之子!妖族血脉!你是姒九!”

“居然知道我是谁,真是受宠若惊。”

“主子,这是禹王龙脉!”

居然是禹王龙脉!

禹王龙脉居然在龙头山底下!

这事,他守护者一脉都不知道!

念头一转,又想起江城之时,他和姒九演戏从胡俊胡雅那里套出来的话。

人间大劫将改变三界格局,此劫起于水畔,盛于水祸,终于水德,五帝之中,禹王合了水德,且有大能推算出,禹王龙脉早已移位,藏于人间,便有人断定,禹王龙脉必与此劫相关。青丘狐族为抢得先机,借此劫脱离困境,辗转之下,竟以为他胡家守护的就是禹王龙脉。

“禹王龙脉虚弱至此,移位山城,此劫凶狠,可见一斑。不过就现在修行界的形势来看,怎么看怎么觉得我胡某人才是个搅风搅雨,引发风浪的啊。”

大龙脉看了姒九许久,叹道:“陛下果然还是将九鼎传给你了。”

姒九不说话。

胡阳接道:“禹王陛下早已将九鼎印法并九鼎念法传给了姒九,从那时候起,九鼎的归属就定下了。”

“你对九鼎知道得这么清楚,难道你是青云宫隐脉守护弟子。”

“前辈慧眼如炬。”

“摘星的徒弟居然成了青云宫的弟子,世事果然不可预料。”

大龙脉沉默许久,最后吐出一点红光,落在两人面前,身上生机越发淡了!

“这是陛下留在我这里的山河地理图,凭此宝,你能找到剩下的九鼎。”

姒九并不伸手。

“姓胡的小子,你替他收下吧。”

“是。”

“凭什么!”

姒九诘问,大龙脉道:“你可还在怨憎人族不认你身份,将你送去青丘山,不理不问。”

这熊孩子,前面不都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又犯浑了!

“你的身世想必你是清楚的。人族之所以不认你,其实并非因为你之存在,乃是人族丑闻。我人族人道大昌,改天换地,独得天地气运。人皇取妖族女子为妻又如何,便是他将每个异族的女子都娶回来一个,我们也容得下。

可是青丘狐族不同,青丘狐族在佛门得来一门姹女盗运之术,偷盗人皇气运,竟至人皇气运分薄,累得禹王陛下以身为祭,炼出九鼎,此后人族亦再无人皇。

而被盗去的人皇气运都落在了你身上。若人族认你,你是陛下血脉,又无人能在气运之上压得过你,你必登临至尊之位。青丘狐族乃是你的母族,后头又有佛门算计,我们不敢赌。”

“最好就由着我在外面死得无声无息,人皇气运散了,你们就放心了是吧。”

“若真要将你送上死路,当年我们就不会同意陛下将那么许多东西送去青丘山,陛下更不会亲自去兜率宫求来一颗九转金丹。”

姒九静默。

“罢罢罢,多说无益。如今你已得了陛下九鼎在手,只望你能顾念陛下心意,照拂人族。”大龙脉顿了顿,对胡阳道,“胡小子,你说你是为了青云宫癸水大阵被破和你师父养在这里的龙脉来的?”

“不错。”

“四百年前,我身上灵气外泄,你师父养在这里的龙脉是个心善的孩子,竟然傻乎乎得把它的灵气渡给我。它这桥梁灵气不稳,癸水大阵自然与长江祖脉断开,这才会被那旱魃一把火烧了。”

“这小金龙,就是当年我师父养在这里的龙脉?”

“不错。”

胡阳早有猜测,并不意外。只是觉得好笑,他想了那么多大阵破灭的原因,竟然都没猜对。

“你知道它的来历吗?”

“师父未言。”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你师父不说,我也不多此一举了。不过它是你师父养在这里的,这些年为了帮我,身上的灵气都耗尽了,前些年还让人抢了点去,你如果有心,就帮帮它。”

不知是不是错觉,胡阳竟从这话里听出了一丝恳求!

“师父当年把它养在这里,一是为了青云宫癸水大阵,二也是为了借祖长江脉龙气让它恢复,如今,晚辈自然把担起来。”

“爽快!胡小子你可比你师父大气多了!”

大龙脉眼睛盯着在他眼眶周遭打转不愿意离开的金色小龙,一道红光闪过,胡阳只觉一股跨越了时间空间的沧桑在整个空间一瞬而逝!

“去吧!去吧!”

苍老的声音之后,龙脉眼中的红光完全消失,恢复成了胡阳他们进来之前模样!

金色小龙呜咽着转了几圈,终于飞到胡阳面前。

来这一趟,按说胡阳应该高兴,那么简单就知道了事情原委,得了许多线索,可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更大的问题摆在面前了好吧!

这可是禹王龙脉,要死了的禹王龙脉!

胡阳一点先天不灭灵光飞出,将金色小龙收入其中,向着龙脉遥遥一礼,拉了木呆呆的姒九一把,转身而去!

四川省骨科医院
河南省精神病医院
重庆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锦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白癜风医院芜湖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