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发生在北京的真实灵异事件

2019-10-23 03:53:35 来源: 常德信息港

我所知道发生在北京的真实灵异事件

我家算是老北京人,据奶奶说,祖上是明朝末年为了躲避战乱和灾荒,从山东迁移到北京的,来了以后就一直定居在了西直门外的净土寺地区(现在叫交大东路)。老北京有很多神秘的灵异传说,这里面或许有真有假,但每次听到这些传说的时候,都会非常的感兴趣,一种期待探求真相的渴望但豪无疑意外的是,每次听完故事反射给大脑的答案,除了神奇就是神秘!下面所说的,都是我和身边亲人,亲眼目睹或是亲身经历的一些灵异事件。

小时候舅爷爷家的一个二叔,好像是在唐山的一个盐厂工作,每年春节回来探亲一次。只要他一回来我和亲属邻居家的几个孩子,总会在吃过晚饭后围在他身边,原因是在他嘴里好像有讲不完的灵异故事。而且在昏暗的白炽灯光下,每次讲得都惟妙惟肖,动人心魄每天很晚了,在长辈们的一再催促下孩子们才会意犹未尽,恋恋不舍得回家睡觉。那时候我们住在前后院,每当真要回家的时候,心中对故事情节的新奇和渴求,才会转换为真实的害怕,70年代时我家在北京基本上算是郊区(现在可是黄金地带了),周围全是农业社的菜地,更谈不上有什么路灯了,可以说是放眼漆黑一片,在月亮冷肃的微光下,短短的距离总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回家。并且听着自己小心脏咚咚跳动声,回忆着刚才是不是听到了好似有跟着自己的脚步,在好奇与刺激的心态下慢慢入睡

从那时起,我就会经常的想,这世界真的有 鬼怪或是神灵吗?直到有一天,亲眼见到的一件事,让我相信了灵异是真实存在的,至少人类绝不是绝无仅有的高智慧和高能力的生命。那是我刚上小学的时候,一个暑假早上,刚刚睡眼朦胧的睁开眼,就听到奶奶的大嗓门:行了行了,知道错就行了,孩子不懂事,说说它就行了。这是说谁呢?这两天除了抓蛐蛐抠过房前屋后的墙缝,没记得自己闯什么祸呀?

慌忙趴在窗户上往外一看,一幕不可思议的场面把我惊呆了。奶奶站在门口,在她面前,一只比家猫个头小一些的大黄鼠狼,用嘴叼着一只小黄鼠狼的头,一下一下的往地下按着,妈呀晕死了这明明是磕头的动作呀,奶奶倒还真是淡定,嘴里一边说着:算了,这事过去了,一边走向了鸡窝准备喂鸡。我清楚地看到,那大黄鼠狼立起了身子,像是作揖一般的对着奶奶拱了拱前爪,吱吱的叫了两声,带着小黄鼠狼反身向院外跑去了。

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大黄鼠狼那胡须朝下,眼帘低垂的歉疚表情和小黄鼠狼低头躬身的怯样子。靠这也太拟人了吧!我愣了一下神,赶紧爬了起来,三把两把的穿上了短裤,光着小脊梁跑到了奶奶身边。奶奶,刚才是咋了,那黄鼠狼,那黄鼠狼

奶奶慈祥的笑了一下,没事,孙子别怕,那只不过是只有点灵性了的东西,它住在院子过道的柴火垛有几年了里,也没祸害过什么,所以那些柴火就在那放着,给它当窝了,昨天夜里估计是那小的不懂事,咬死了咱家的一只鸡,我早上发现了,气不过,骂了它几句白眼狼,这不,大的就带着来赔不是了。啊,这东西和人似的,还懂这些?怎么不懂啊,它这不算什么,比它有道行的多了,要想听,奶奶有功夫给你讲讲

试想,有过刚才那一幕的刺激,谁能没有兴趣迫不及待听奶奶的讲述啊!于是缠着奶奶进了屋,焦急的等待着她点了一颗烟,(咱那奶奶,抽烟,喝酒,打麻将,大嗓门,性格直率刚强,爱骂人,脾气大,典型的女汉子形象。当然这也许和爷爷早早的过世有些关系,关于爷爷的过世也会牵扯到一个曾经真实存在的奇人,这名奇人也会在书中贯穿,以后的章节会有交代。)

奶奶终于开口了,在解放前呀,咱家院子里,经常会看到,黄鼠狼,狐狸,刺猬什么的,而且那些狐狸从来不会避着人,晚半晌就在院子里趴着。每当月亮完整和明亮的日子里,几乎所有人都见过,有些狐狸在院外的空地里,对着月亮不断的吞吐着一枚红亮亮的,火球似的东西,据老人讲那是炼丹呢,人们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这,这也太离谱了吧,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聊斋志异》,奶奶是文盲,只会写自己的名字,还是解放后强制学会的,更是终生也不知道那本书的内容,要不是这样,真会以为她在给我聊斋呢。那它们,那些狐狸和黄鼠狼不吃咱家的鸡吗?它们吃什么呀?吃什么不知道,但从来没吃过家里的鸡。就是偶尔丢过小鸡,也应该不是常住在这里的大仙干的,反正多少年来大家都这样认为,所以和它们也就都相安无事了。

大仙,什么大仙啊?过去老百姓认可的有四大仙,狐狸,黄鼠狼,刺猬和蛇,据说它们都是可以修炼成仙的。哦,看来它们都是好东西,至少从不祸害人,我略带迷茫的评价着。那可不一定啊,看你招惹了它们没有了,我就被上过身,多亏了命硬,还有你那刘爷爷。怎么回事,您快说说?

那一年呀,你爸爸也就比你现在大不了两岁,记得是一个八月十五,我和你老祖一家人过完了节,又玩了会子麻将,回屋睡觉时估计差不多夜里12点了,洗完脚后端着盆,推开门就把水泼在院子里了,就听吱的一声尖叫,接着就看到一只比猫还大些的黄鼠狼,两腿直立的站在院子里,浑身是水,瞪着绿悠悠小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我,好像还用一只爪子指了我一下,接着嗖的一下就不见了!

当时也没大在意,就回屋睡觉了。夜里好像做了个梦,梦里那只黄鼠狼比人不小,就像个人似得站在面前,好像还披着一件老道式样的黄袍子,只不过头脸还是毛茸茸的黄鼠狼样,指着鼻子对我说:招你惹你了,泼我一身的脏水,坏了我的大事。奶奶性格刚烈,见它质问非但没怕,反而说,谁让你半夜站在我家院子里的?那黄鼠狼一听更是大怒,说了一声:你行!一晃身就不见了。

这时候奶奶觉得浑身的酸痛,使劲的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屋子里站满了人。爷爷,太奶奶,舅爷爷,三姨奶奶(奶奶的三姐)都在床边站着。一见奶奶醒了,太奶奶赶紧抓着奶奶的手焦急地问着:四的(奶奶排行老四)呀,你这是怎么了,说了一宿的胡话,吓死妈了!奶奶想坐起来,可是浑身疼得像是骨头都断了,出了一身的汗也没能起来。

于是奶奶就把昨天发生的事和夜里的梦都说了。大家一听,都惊得脸色煞白。太奶奶更是喃喃的叨唠着,你这孩子呀,就是毛躁,没和你说过逢年过节,夜里开门泼水先咳嗽一声吗(老北京传说,逢年过节的深夜有可能是大仙们拜月的时刻,所以开门倒洗脚水要先咳嗽一声,以示通知),哎这可咋办呀!三的快去摆香炉,烧香磕头求大仙!奶奶一听不干了,求它干什么,神鬼怕恶人,我就不信它能把我咋地

解放前的人们,大多还是相信和敬畏灵怪鬼神的。所以亲人们没有理睬奶奶的话,都纷纷的忙碌了起来。三姨奶奶摆上了香炉,爷爷买来了香,舅爷爷杀了一只鸡,太奶奶在桌子上放好了馒头和猪头肉,甚至还倒上了一杯酒。要知道在那时候,这些可都是过节才能吃上的好东西呀! 爷爷叫来了爸爸,吩咐爸爸把三支香插在香炉里点燃了。(按规矩,烧香一定要烧单数。因为单数属阳,双数属阴,还有就是双和伤谐音,所以不吉利。重要的是这些大仙们的修炼,都隶属三清道教,所以一定要供三支香呦。)

准备好了这一切,大家都恭恭敬敬跪在了供桌前磕了三个头,心里纷纷的默念着,无非是求大仙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什么的。终的目的就是为奶奶祈福赎罪。奶奶一看这个气呀,可是苦于起不来床,也就只能由着大家了。这时候屋里开着窗户,本来是有些微风的,在风力作用下,那三股青烟本是飘飘渺渺的向上飞散而去的,可是这时突然的起了变化。

只见那三股烟变得凝重了起来,就好像三根有了实质状态的淡灰色绳子一般,在近似于凝固的形态下,犹如三条灵蛇似的分别弯下身子,把桌子上的所有贡品都点了(就像用手指数物品的数目)一遍,甚至其中一条灵蛇清晰的伸入了酒杯。(后来看到有书记载,这些大仙受供时,只取精华,这大概就是它收取精华的方式了。)这奇异的时间持续了有半分钟左右,所有人都清晰地看到了,不惊呆了才真是怪了呢。

这时躺在床上的奶奶忽然猛地坐了起来,并且是异常灵活的盘腿而坐,本来圆形的脸庞这时好像变尖了些,眼里的神彩也异常的犀利,只听她(或是它)用略带尖锐的声音(不是奶奶的声音,分明是个男人的)张口说道:看在你家虔诚,咱们也一直相安无事的情分上,这事就算了。说完后,只见它一张嘴,那三股凝重的灰烟,就直直的飞进了它嘴里。奶奶身子一震,就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太奶奶毕竟是年岁大见识广,早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赶紧对奶奶说:四的还不赶紧跪下谢谢大仙大量!可是这时谁也没想到,咱那彪悍的奶奶做出了如下的举动,蹭的一下子跳下了床,冲到了供桌旁,一抡胳膊就把那些贡品,除了香炉之外都划拉到了地上。嘴里嚷嚷着:供什么供,我就不信这带毛的畜生,还真能害了我!亲人们都吓傻了,赶紧拉住了奶奶。还没来得及埋怨她呢,只听到哼的一声,没错就是像人生气时发出的声音一样,那三支本来还正常燃烧的香头,一下子就全灭了。奶奶也忽然瘫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大家赶忙七手八脚的把奶奶抬上床,这时的她紧闭着双眼,脸色苍白,除了呼吸之外,毫无其他知觉。亲人们慌做了一团,不知如何是好。还是舅爷爷和大家说了一声我去找郎中。就匆忙的跑了出去。其实所谓的郎中,就是北下关一个开药铺的李掌柜,那时候的开药铺的,大多懂得治疗一些头疼脑热的小病。不大一会儿满头大汗的舅爷爷,就领着气喘吁吁的李掌柜回来了。

由于都是老街坊,心里又急,所以除了打了声招呼外,也没有什么过多的相互客套。李掌柜径直走到了奶奶床前,伸出手搭上了脉搏。屋里的空气都仿佛静止了,所有眼睛都焦虑的盯着李掌柜,忽然奶奶身子一震,皱着眉头痛苦的闷哼了一声。李掌柜的手就像触电了似的,被弹离了她的手腕!只见李掌柜慌张的说道,这不是病吧?爷爷赶紧问到底怎么了。

开始时脉象正常,可是突然的一股寒气,把我手指都刺痛了,这个我看不了,真看不了!这是怎么弄的?大家更慌了,这可怎么办呀?太奶奶给李掌柜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擦了一把汗说了一句:我说不是病吗,这个找我没用,快请黄三奶奶吧。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转身就走了。一家人都呆愣着。太奶奶嚷了一声:都愣着干嘛,还不快和我一起去请三奶奶。舅爷爷和爷爷忙不迭的陪着太奶奶出了门。

要说这黄三奶奶也是老街坊了,就住在北下关西边的头堆村,她可算是方圆几十里的名人,附近的街坊邻居谁家有个邪乎事都会找到她。比如说早以前上原村有个孩子,刚出生几天就开始没命的哭。要说小孩哭本属正常,但这孩子不分白天黑夜的哭,除了偶尔昏睡一小会儿,就从没停止过,连奶都不吃了。郎中来了也看不出个所以然,黄三奶奶(那时候还年纪不到,还叫三婶子呢)正好和他们沾点亲。

听说后就来到了家里,让那家人把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摆上了香炉,燃了三支香,拜了三拜,用蘸着红颜色的毛笔在一张黄纸上画了个又复杂又奇怪的图案,然后把那黄纸烧着了,嘴里念叨着谁也听不懂的语言(是咒语吧),用嘴对着已经快烧成灰的黄纸吹了口气,大喝一声请(估计是请仙附体)。身子一震面目表情就变得无比的庄严了起来。虽然那五官还是她的样子,但那气势,那做派,特别是那明亮透彻的眼神,不是一个普通老太太可以拥有的!只见她对着那在床上还不停哭着的孩子凭空一指,开口说道:孩童降世因果成,前怨勿再扰今生。回你该回的地方去吧!

说着的同时,走到了床跟前,一只手在孩子头上抚弄了一下,只见那孩子一愣神,用与本身年龄极不相符的眼神(像是惧怕,又像是无奈)看了一眼庄严的黄三奶奶,脖子一缩就止住了哭声。三奶奶也恢复普通农村妇女的慈祥模样,说了一声好了,没事了,转身就走了。那孩子从此后就正常了。这事过后,无论谁家的大姑娘小媳妇得了癔病(一种科学解释不清的精神失常状态),还是哪家的小孩子受了惊吓,神志恍惚总做噩梦的。

只要请三奶奶去一趟,燃上三炷香,请一回仙,一准痊愈。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可算是个传奇了!开始也不收钱,可是后来求的人多了,也就开始收些费用了,更有大户人家,不惜重金消灾驱邪的。慢慢家境也因此殷实了起来。三奶奶怎么有的如此本领呢?有比较亲近的人问过,她也总是一笑置之。后来还是她儿子喝多了酒和人透露过,说是三奶奶中年时,有过一个奇遇。

那一年的夏天 ,三奶奶那时也就四十出头的年纪,公婆早已故去,丈夫头年又刚因急病过世,就自个儿带着个儿子。寡妇人家的就靠给人帮工生活,一到天黑就提心吊胆的。

偏赶上这天夜里刚睡着,就被一个惊雷吓醒了,侧耳一听雷声滚滚不断,一声比一声的响亮,就好像由远至近,要劈到自己家里了似的,心里这个怕呀!忽然听到门口有什么东西碰门的声音,壮着胆子趴着窗户一看。外面下着大暴雨,有一只银白色的狐狸,浑身湿漉漉,瑟瑟发抖的靠在门上。这狐狸好像知道有人在看它,就可怜巴巴的对三奶奶叫了两声,一双美丽而细长大眼睛好像还在流泪(前文说过,那时候狐狸很多,人们都不怕它们)。

三奶奶是个善良的女人,一看这情景忍不住心一软,就赶紧把门打开了一条缝,那狐狸嗖的一下就钻了进来。三奶奶关上了门,点着了煤油灯一看,只见它怯生生的趴在地上,左后腿好像被烧伤了的状态,焦糊了一片,疼痛的收缩着,让人怜意顿生。三奶奶找了点香油给它涂抹在了伤口处(民间常用香油治疗烫伤)。叹了口气说:家里也没什么你能吃得,你就将就着在这避避雨吧。

那小狐狸好像听懂了似的,摆了摆漂亮的银白色大粗尾巴,把头趴伏在了地上。这时候雷声逐渐的小了,三奶奶也继续上床睡着了。第二天醒来,门还是关着的,那狐狸却不见了。三奶奶虽然有些惊奇,却也听说过这东西有些灵性的说法,这事也就没大往心里去了。

第三天夜里,三奶奶做了个梦。看到一个穿着白衣服的漂亮女人站在床前,那衣服还亮闪闪的,散发着淡淡的银色光芒,给人的感觉既端庄又圣洁。奇怪的是深更半夜,无论床前站个什么,也应该够让人惊恐的,并且她本不是胆子很大的人。但这时却一点也没害怕,也许是这女子眼中的亲近和脸上的微笑,有让人安心的魔力吧。只见那女子微笑着说:我本狐仙,修炼了些年头,算是有所小成,前日遇天雷清理人间散修灵怪,(据说每隔几百年天雷都要清理一次人间道行较浅的散修灵怪,估计是为了控制仙怪名额,以便管理吧!)险些丧命,亏你相救,经此一关,更是修得中成,今特来致谢。

三奶奶慌忙坐了起来,连声说不用,不用。那女子摆了一下手,向床上抛下了一张黄纸,说了一句学画此符,朱砂绘制,有事燃三炷香,烧符暗念此语,(三奶奶脑子里立码反映出了几个奇怪而又绕口的音节),请我上身,济世救人,保你今世生计无忧,记得只可自己为之,即便至亲不可用也,否则遗祸后人。说完后一下子就不见了!三奶奶惊醒了,回想到梦里的情景,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心想这是做了个什么梦呀?

可是忽然看到床上真的有张黄纸,捡起来一看,上面用红色画着个复杂的奇怪符号,怎么看怎么像八条不同姿态舞动的狐狸尾巴,凑成的一个圆形图案,给人的感觉飘逸而又灵动,同时感觉到那几个奇特的音节也牢牢的印在脑子里了。后来没事时就练着画那图样,渐渐的竞也画得有模有样形似神归了。直到一年后那亲属家小孩的事情,才想起试上一试,结果才知自己真的结了个狐仙缘!

要说这黄三奶奶和太奶奶关系还算说得过去,虽然不沾亲,却也是相识几十年的老熟人了,平时一旦见面总是姐姐妹妹的论着。毕竟那时候人烟稀少,方圆十里八村的,只要是老住户,差不多都能相互知道个子午卯酉。那太奶奶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请这位神仙呢,难道急得忘了吗?原来呀,这黄三奶奶自从成了名人以后,买房子质地的俨然是发迹了。毕竟她老人家不是真神仙,超脱不了世俗,天天的让人恭维着,家业也越来越大,难免的就端起了些架子,言谈举止总是透着几分的倨傲,一般人还真就不大容易请得动了。太奶奶呢,在这片也是小康之家,性子又刚强,所以对她一直就是敬而远之。今天却顾不上这些了,为了自己个儿的姑娘,只好把面子撂下,亲自塌下身子来求人家了。

还真别说 ,看到太奶奶亲自来了,简单的询问了一下来龙去脉,三奶奶二话没说,提着个红木小箱子就跟着太奶奶出了家门,舅爷爷本想上前帮忙拿着,老人家一摆手,吓得赶紧退后了。爷爷和舅爷爷忙不迭的头前跑出了院门,到街上拦了两辆洋车,搀着两位老人坐了上去,他俩一路小跑的跟着一前一后的奔家去了。(其实走着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但是既然是有求于人家,就得有这个面儿,这就是老北京人的礼数。)

等到了家里,奶奶还在床上昏迷着呢,边上坐着三姨奶奶和舅奶奶,边上还站着手足无措的爸爸。爸爸没怎么见过这位长辈,好奇的偷眼看了看,只见这位奶奶,身量不高,慈眉善目,面色红润,双目炯炯,衣着干净合体,整个一个精神矍铄神采奕奕的范例。三奶奶大概是请大仙次数多了,身上也沾了些许的仙气,看了看奶奶白中泛黄黯淡无光脸色,自语了一声:不大好办啊。

太奶奶赶紧向家人使了个眼色,爷爷随即拿出了三块大洋说道:这是孝敬您老人家的,你老多费心了。三奶奶摆了摆手,这个一会再说吧,我尽力而为!姨奶奶连忙整理好了供桌,三奶奶从小箱子里拿出了画好的黄纸符咒,亲自点燃了三支香插在香炉里,口中一边发出奇怪的音符,一边点燃了黄纸,对着黄纸吹了口气,大喊了一声请。只见她身子一震,双目更加明亮了,慈祥的面容上更是多了万般的威严。

这三奶奶遥空对着奶奶吹了一口气,奶奶忽然睁开了眼,迅捷的盘腿坐了起来。大家心中大喜,心想传奇就是传奇呀,还得说这大仙真不是吹的!可是这时候奶奶说话了,声音却依然是男子的。前因后果你应该知道了,还是要来管这档子闲事吗?三奶奶淡定的说道:咱们都是修道的,何必与凡人置气,徒增怨念,有悖修为啊!那声音冷哼了一声,屋里平白的起了一股旋风,直向三奶奶卷了过去,三奶奶面色一凛,对着那风吹了一口气,只听砰的一声 ,双方身子都是一晃,屋内回复了平静,只是屋里的人感觉到一股凛冽的寒气,不由得都打了个哆嗦,慢慢的这寒气才散去了。

三奶奶顿了一下:同为散仙,何苦如此,这事我自知无修为化解,但奉劝一句,此人命硬,必有佐护,你好自为之吧!言毕,一屁股就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恢复了平时的模样,伸手摸了一把额角的汗,对太奶奶说:老姐姐,我尽力了,再找高人吧。转身就收拾了东西,提着箱子向屋外走去。

太奶奶追了过去,回头看了一眼又昏迷了的奶奶,大妹子,这可咋办呀?四的命硬,三月之内性命无忧,只是吃些苦头罢了,三月之后再无人佐佑就难说了。边说着边出了屋门,爷爷连忙拿着钱追上去,三奶奶只说了一句无功不受禄就出院门了!爷爷也只好招呼等在门口的洋车,连声道谢的送走了她。

安顺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
贵州癫痫病医院好的
贵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六盘水哪家癫痫病
南阳包皮过长治疗价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