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鬼保镖 第十四章 震撼众人

2020-01-16 23:59:32 来源: 常德信息港

恶鬼保镖 第十四章 震撼众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向二楼,可二楼上久久未有人出现,所有人心中不由有些好奇,心中暗暗猜测,二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些的胆xiǎo的已经跑出了酒吧。

在二楼的包厢中,青烟从那黑洞洞的枪口慢慢冒出,狗哥双手握着枪柄,额头上满是冷汗,大口大口的喘气着,大兵依然站在他的面前,脸上满是冷笑注视着乒不堪的大兵。

“怎么?难道这就是你説的毫不犹豫干掉我?就这diǎn能耐?放空枪,谁不会?”大兵看着地板上冒烟的窟窿,语气中满是讽刺的笑道。

狗哥的精神已经抵达崩溃的边缘,刚才在开枪的那一瞬间,狗哥将枪口指向了大兵身前的地板上,狗哥他也是一个精明人,他可不会为了一条人命,将自己逼向绝境。

这时狗哥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大兵不是装作不怕死,而是真的不怕死!面对方才的那一枪,这丑陋的家伙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眼睛都没眨一下,依然若无其事的站在他的面前。

“你!你最好别逼我!否则,我真的跟你拼了!”狗哥疯狂的在次吼道,脸色完全狰狞。

大兵随意的玩弄着一个瓶盖子,将个酒瓶盖子夹在中指和食指之间,依然朝着狗哥走了过去,説道,“你可以朝着我开枪试一试,我保证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之上。”

看着大兵慢慢的走向他,而且越来越近,狗哥手心中冒出汗水,握着枪支的双手不断颤抖,大兵走到他的身前,伸出手接过狗哥手中的枪支,笑道,“看来你真的没种。”

这时狗哥发现他悬挂在半空中的心这时放了下来,他有一种解脱感,狗哥听到大兵的话之后,并没有愤怒,而是有些无奈,他已经彻彻底底的输了。

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的,软的怕硬的,硬的怕狠的,狠的还怕不要命的,狗哥冲量算是一个狠的,可惜他遇到大兵这个不要命的,其实狗哥又怎么知道,大兵并不是不要命。

而是大兵把握,在狗哥对准他开枪时,将手中的瓶盖抛出去击中他的手,当大兵见到狗哥猛然对着他前方的地面开枪时,这才没有将瓶盖子抛出去。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狗哥看着大兵接过了他的手枪,狗哥声音中颤抖的问道。

大兵玩弄着手中的枪支,不以为然的説道,“我打算让你长diǎn记性,让你以后见到我,五十米内,就得绕道走,我这人很公平,你説过,卸掉我一条腿,我也还你一条腿。”

“不…你…我,我只不过是开玩…”

还没等狗哥把话説完,大兵毫无预兆的扣动板门,砰的一声,子弹直接打在狗哥的大腿上,狗哥浑身一颤,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整个人一下倒在地上,双手捂着大腿。

在一楼那些xiǎo混混见二楼上没有动静,有几个胆子稍微大一diǎn的xiǎo混混正慢腾腾的摸着墙打算上二楼看一下发生什么事,可他们还没向前多少步,有是一声枪响。

吓得那几个xiǎo混混一下瘫软的倒在地上,急忙在次爬了回去,眼中满是恐惧的注视着二楼。

看着狗哥那痛苦的神情,大兵随意玩弄着枪支,语气中满是笑意的説道,“我数三声,你在不起来的话,我会在给你一枪,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见到大兵脸上的笑意,狗哥由心而发寒,眼前这人到底是什么人,刚刚才朝着他开一枪,现在竟然还能笑的出来,跟没事的人一样,不过听到大兵的话后,狗哥急忙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狗哥可以万分肯定,眼前这个恶魔,説的到绝对做得出来,很快狗哥惊愕的发现,自己还能够站起来,一时之间狗哥相当不解,明明被打中了大腿,可为何?

见到狗哥的疑惑,大兵笑道,“刚刚那一枪,我只不过打中你的肌肉,并没有伤到骨头,不过方才要是赖在地上不起来,我会直接将你的腿切下来。”

这时狗哥听到大兵这样説,心中暗暗侥幸,还好及时的站了起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一想到这里,狗哥赔笑着説道,“这个兄弟,呃…这位老大,有什么要吩咐xiǎo弟?”

大兵并不説话,随意的将那手枪丢在沙发上,一把上前揪住狗哥的头发,将狗哥拖出包厢,当大兵拖着狗哥走到二楼楼梯口时,那些躲在桌子下面的xiǎo混混先是一楞。

半响过后,那些xiǎo混混见到大兵的手中并没有枪,于是那十几个xiǎo混混猛然站了起来,朝着大兵的方向怒吼道,“混蛋,你竟然打我们的老大,兄弟们,弄死他!”

那十几个新赶来的xiǎo混混手拿着砍刀铁棍朝着大兵的方向冲了过来,见到这一幕,狗哥心中着急万分,刚想吼住那十几个xiǎo混混,却被大兵一下丢在一旁。

大兵一跃从楼梯上跳了起来,一脚直接踢在最前面的那个xiǎo混混的脸上,被大兵踢到的xiǎo混混直接昏迷倒在地上,当大兵刚落地时,一个xiǎo混混举着砍刀劈向大兵的手臂。

大兵身体微微倾斜,避开砍刀,一拳击打在那个xiǎo混混的肋骨上,只听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围观的那些人听到这声音,额头上一下冒出冷汗,心中暗道,肋骨肯定断了几根!

后面的那些xiǎo混混见到大兵轻描淡写将两人放倒,这非但没有震撼住他们,更激怒了他们,另外一个xiǎo混混举着钢管冲向大兵,怒吼道,“混蛋,你找死!”

这时大兵微微一笑,五掌化爪,一下扣住了那个xiǎo混混的手腕,轻轻一捏,咔嚓的一声,那xiǎo混混手中的钢管脱落而下,捂着手臂在地上痛苦的伸吟。

大兵捡起地上的钢管,在一次冲了上去,一时之间只听‘砰砰砰…’的响声,剩下的十几个xiǎo混混又怎么会是大兵的对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十几个xiǎo混混全部趴在地上。

狗哥见到这一幕,脸上满是惊愕,这时他才发现,从刚刚大兵一进包厢,他就xiǎo看了这个人,原本狗哥还认为是大兵有帮手,现在他才之后,大兵没有帮手,而是有身手。

一想到那个李家xiǎo姐给他十万让他打断大兵的一条腿,他心中后悔万分,若是早知道大兵有这样的身手,就算给他一百万,他都不接这档买卖!

王欣和那几个妖艳女孩见到这一幕,都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这时王欣终于知道他的父亲为何説这个大兵不是一般的保镖。

试问一个xiǎoxiǎo的保镖,就算身手在好,敢一个人砸掉人家的场子,不仅砸了场子,还把还h口市南面的黑老大跟死狗一样揪着头发拖下楼梯,这是一个保镖敢做的事?

酒吧里那些少男少女见到大兵揪着狗哥的头发,将狗哥从楼梯上拖下来,他们的眼中满是火热,震撼!!!

我草,这个哥们是谁?这么牛b?要是能拜他当老大,那就拉风了!

有人欢喜有人忧,这时那个出十万让狗哥打断大兵一条腿的李家xiǎo姐双手不断的在颤抖,脸色瞬间煞白…

深圳仁爱医院陈俊兰
中山市东凤医院
吉林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海口哪家妇科医院好
苏州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