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灵十二将 第四十六章 武道的基本 一

2020-01-16 19:22:58 来源: 常德信息港

苍灵十二将 第四十六章 武道的基本 一

观众们的欢呼声渐渐地低了下去。每个人都明白,这场对战的结局已经注定。

“嘭!嘭!嘭!嘭!”

一连串清脆而又密集的碰撞声响了起来。七八支细长的箭矢从三个方向射中了两面虎纹刺甲盾的表面,却全都被反弹了出去,没造成一丁diǎn的伤害。

舒悦喘着粗气,左手握紧十字弓的弓臂,双腿分开,尽力让自己站稳。她全身的皮肤都变成了浅红色,硕大而又粘稠的汗珠不断地从她的脸部、颈部和背部滑落。原本遍布整个擂台的重力波动已经收缩,围绕在她脚底周围不足一米的地方,从浅褐色变为深褐色,像一个xiǎo型的牢笼一样,把她牢牢地锁在其中。

王赫仍然停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两扇一模一样的虎纹刺甲盾从两边护住他的身体,将他的整个身体都遮挡在后面。

这场对战,从头到尾,他都没有使用过任何攻击招式,只是在原地固守,并释放出重力波,限制舒悦的行动。説白了,就是一个字,拖。

不管舒悦攻击多少次,他始终一下都不还手,只防御。数十次攻击全都被两扇刺甲盾一一挡开。

谁都能看出来,舒悦的体力和灵力都已经几近透支,几乎已经无法继续行动。

休息区里,神箭门一队的带队教官再次站了起来,不停地摇着头,叹着气。他不只是这几名弟子的带队教官,也是他们的培训教官之一。初战失利,一场都没赢,还有两名弟子受重伤,这几条中,随便拿出一条都足以让他受处分。

“嗖!”

一束淡青色的流光从十字弓上闪过,汇聚成一支*的箭矢,一闪而逝。舒悦整个人向后倒去,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两扇虎纹刺甲盾同时向两边扩大,如液体般融合在一起,组成了一面巨盾。流光箭矢射中了巨盾上的虎头图案,冲击力迫使王赫往后退了一步。巨盾上仍然没有任何损伤,连一丁diǎn的磨损也没有。

薛梦怡轻轻地抬了抬头,注视着王赫的背影。她注意到,无论是从灵力级别上,还是从自身散发出的气息和灵力的运用上来看,王赫的进步速度和程度都跟她和叶恒远、冷寒相差无几。难不成他也是……

“全场对战结束!”裁判高声宣布,“苍灵学院一队赢得本场对战胜利!”

“154612号!154612号!”

又是一连串的欢呼声、鼓掌声响了起来。随后,观众们纷纷开始挪动,准备离场。有几个押了神箭门的没出息的赌徒开始跪地大哭。

神箭门的带队教官再次跃上台,把瘫倒在地的舒悦扶下台去。他的脸色已经完全变成了难看的猪肝色,挥着手,示意弟子们回更衣室去。

金博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示意王赫回来,也示意学员们都起来。

“我们现在去我们分配到的那座二对二擂台。刚才我念到名字的学员都马上去冥想室里冥想,好提前进入状态。明白吗?”

“金主任,我回来了。”

叶恒远从通道口走了出来,快步走回到学员队伍中。习教员跟在他后面。他换上了一层新的制服,遮住了缠在双臂上的绷带。

薛梦怡和雷曦率先走到他的身边。薛梦怡伸出手,拉住他的右臂。其他学员们也纷纷站了起来,围到叶恒远的身边。

“恒远哥,你好diǎn了吗?”

“嗯,xiǎo梦,”叶恒远笑了笑,轻轻地挥了挥左臂,“我没事了。就是一diǎnxiǎo伤而已。”

名叫邹崇光的女性化男学员瞪了薛梦怡拉着叶恒远胳膊的手一眼,伸出他那双比雷曦都白净的手,捂住他那两瓣像女人一样鲜红的唇,扭着脖子偷偷地笑。

“你休息好了,恒远?”金博问道。

“是的,金主任。”叶恒远回答。

“嗯,好,”金博diǎn了diǎn头,“接下来我们要去另一边,进行今天的二对二对战。我已经分配好出场的名额了。恒远,你就跟其他的学员们一起在场下观战吧。最后的团体战,你也先不要参加了。你今天的表现,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没问题,金主任,”叶恒远diǎn头,“我服从安排。”

“恒远哥,”薛梦怡仰起头,注视着叶恒远的双眸,“我在第二组出场,为我加油好不?”

“为我加油~好不~”

邹崇光用双手捂住嘴,怪声怪调地把薛梦怡话重复了一遍。他的声音比女生的娃娃音还要绵柔,声调一变,让每个人都有一种咬了一大口变质的烂苹果的感觉。雷曦有些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其他几个学员也向他翻白眼。

观众席上,大部分观众已经离开,只有少数观众还没走。在后排的一排不显眼的座位上,还坐着两个身穿青色军装的男人。他们是两位年轻的军官。从外表上看,他们俩的年龄都在二十五六岁上下,肩宽背阔,五官也很端正。

在他们的前排,坐着那个曾经在大厅的角落里出现过的灰袍男人。他仍然戴着头巾和面罩。由于绝大多数观众都把注意力放在比赛上,没有人注意到他身上这副极其不正常的装扮。他的目光不停地在苍灵一队的休息区这边游离,时而落在雷曦身上,时而落在冷寒身上。

“快走吧,”金博挥了挥手,“别耽误了。”

苍灵一队众人沿着通道离开了。那两个年轻军官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迅速地跟到了往外走的观众队伍后面,出了场。

灰袍男人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观众席的另一个角落。在那个角落里,有一个跟他差不多的褐色身影。那个人把自己包裹得更加严实,全身上下都笼罩在褐色的大斗篷里,根本看不清是男是女,更看不清体型和相貌。

那个身影只是一动,就瞬间消失了。灰袍男人双眼一瞪,迅速地移动到距离褐色身影最近的出口,追了出去。

苍灵一队众人很快就离开了单人对战区,来到了二对二对战区中的赛场。二对二对战区中的一切都跟单人对战区差不多,只有两diǎn不同,一是擂台面积更大一些,二是擂台两侧的工作人员数量更多一些。连观众席的规模都跟单人对战区中的赛场差不多。

另一支队伍还没有到。观众席上的观众也还不多,已经来的观众也基本都坐在后排,叽叽喳喳地议论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事。

“有请苍灵一队!”裁判的声音不算高,反而还比较低沉。欢呼声响了起来,但不多,也不高亢。

金博向习教员挥了挥手,示意他带着准备上场的学员们进冥想区去冥想。

“恒远哥,我进去冥想了哦。”薛梦怡笑了笑,一蹦一跳地跟在习教员身后。

“我进去冥想了哦~哦~”

邹崇光还没犯完贱,脑袋上就挨了习教员一巴掌。他的个子不高,也就比同队的女学员稍微高出一diǎn,体格也瘦得跟一片纸没多大区别。这一巴掌拍得他差diǎn摔一大马趴。

冷寒却没有马上进去,只是站在一边,等其他的学员排队进去。雷曦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跟上,他却像没看见一样,把头低了下去。

“冷兄,”叶恒远感觉到冷寒不对劲,扭过头,“怎么了?”

叶恒远这一説,所有还没进入冥想状态的学员全都抬起头,把目光投向了冷寒。连又挨了一脚的邹崇光也撅起了脑袋。

“没……没事。”

冷寒喘了两口气,看了看雷曦,再看了看金博,摇了摇头,跟在田壮身后,进了冥想区。

“噗,”王赫笑着指了指冷寒,“就这,还笑话恒远老是‘想妹子’呢。”

“冷兄这是怎么了?”叶恒远往冥想区看了一眼,“怎么老是一见到雷曦姐就不对劲啊?”

“都叫上姐了?够亲切的啊?”王赫看上去心情特别好,又挪揄了一句。

“行了,王赫,”金博抬起手,“现在不是扯闲话的时候。先落座吧。恒远,你坐我旁边。”

金博带着剩下的学员们坐到了休息区的第一排。叶恒远和王赫分别坐到了金博的两侧。

“嗡——”

一层褐黄色的灵力波动突然从金博的身上扩散开来,罩住了他和叶恒远的身体。

“呃?”

叶恒远一愣,刚想出声,被金博的大手摁住了肩膀。

“恒远,我要单独跟你説几句。你先不用回答,听着就行了。”

金博的嘴唇开始不自然地动起来,却没发出普通人能听到的声音。他不只是释放了隔音护罩,还用了传音术。叶恒远明白了他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在椅子上坐好,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今天,你确实发挥得非常棒。如果你师父在这儿,也会非常满意的。这不只是因为,你战胜了三个级别比你高的对手。更是因为,你已经懂得了一个优秀的灵师和优秀的武者必须具备的两diǎn。第一diǎn,是智;第二diǎn,是德。”

叶恒远diǎn了diǎn头,注视着对面的通道口。几个人排成了两排,从通道口走了出来。

华州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重庆武警总队医院怎么样
福建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最好
昆明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陕西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