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写轮眼闯异界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大武者为祭!

2020-01-10 09:49:36 来源: 常德信息港

带着写轮眼闯异界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大武者为祭!

“我擦!这让怎么打

!?”

秦丹的身影上,雷霆爆闪,迅猛地从洞壁上方掠出,然后视线下移,看着那长达数十丈长的石块拳影,咋舌道。d

而其眼角一闪,一道白衣身影,同样是掠空而来,修长的身影上,气质依旧是尊贵之极,但是那张本是白皙的脸颊上,此刻却是带着一丝苍白色泽,而那嘴角,微微裂开的角度里,也是有着一丝殷红迹象

刚刚的那一招,和她体内的血脉都是相连,那拳影的一击,同样是令的其体内的血脉,受到了不xiǎo的震荡。

“呼,看来是低估那老家伙了啊”修长身影的心底暗道。

平复了一下自己体内的气血,随后其目光一转,那双丹凤眼底,却是顿时充斥威胁地朝着旁边的漆黑身影望去。

“你刚刚,留手了!?”低沉的灵魂传音,充斥着危险得道。

这家伙,刚刚压根就没有尽力吧。

“你尽力了吗?”漆黑的斗笠之下,目光微转,秦丹声线低沉地反问道。

“你”

修长身影的脸色一滞,他们两个的目标,都是那还没有见到影子的天干沙炎,而在没有见到那东西之前,他们两个,都不会尽力,只不过刚刚那一击付出的代价,明显是她的代价,要胜过身旁的这身影罢了。

“何况就算是我们出尽力,也不可能将那东西撼动半diǎn吧”秦丹咋舌道,刚刚后者的那一下颤动之威,仅仅是一下颤动,就达到了这种程度,凭他们两个人,似乎还真不够看

白衣身影闻言,那张阴柔脸颊上,也是同样深沉下来。一双明亮的丹凤眼,怔怔地望着身下沙漠出现的那巨大空洞,而其中那只巨大拳影之上,散发的波动。令的她都是微微心惊

而就在他们两人都是束手策之时,随即远方天际,却是突然传来一股强烈波动,仿佛一道惊天的飓风一般,正朝着这边涌动而来。

砰!

像是在回应那波动一样,下方洞穴之中的巨大拳影,也是犹如一头巨兽一般,骤然收缩起来,然后朝着那洞穴之中缩去!

“进去了!?”

“好机会!”

秦丹和那修长身影的眼底,同时眼前一亮。暗道。

而这样喜色一展,随后那他们两人的身影,便是瞬间朝着下方的洞天之中激射而去!

“圣火!”站在洞穴之中的少女,看着天际射下,瞬间朝着那巨大拳影消失的洞口穿行而入。登时情急得就要追进去。可是随后一只手掌从其身旁伸过来,却是顿时将其身影拉住!

“等一下!”

沙雾的手掌伸出,将少女拉住,然后那目光,却是抬头朝着天际望去。

而在那里,汹涌的气势弥漫而出,仿佛风暴降临一般。而在那风暴之中,暴戾的气息,苍茫的波动,边的沙影,巨大的金光,佛影重重。剑芒匹,仿佛天地浩劫一般,正朝着他们这边,涌动而来。

“是沙兽!”

低沉的字眼,顿时从沙雾的嘴角吐出。而这短短的三个字眼里。其中蕴含的意味,却是惊惧骇然之极。

看着那天际涌动而来的沙云,其中不时传出的咆哮,令的少女的眼底,瞳仁重重收缩。

“大伯来不及了吗!?”

那位,已然是突破封印了啊

秦丹和那一道修长身影,顺着沙身拳影的收缩进去的方向,朝着那石洞之中深入进去,而短短片刻,便是到了这洞穴为深处。

嗤!

秦丹的身形骤然一顿,脚步在地上的光滑石壁上摩擦出一段距离,停止下来后,视线怔怔的看着面前出现的景象,然后一口唾沫,也是被其重重地从喉咙里咽了下去。

“这个,就是沙身的貌了吧!”

面前出现的洞穴,并不比隐沙一族整个聚集地来的xiǎo,而在这空旷的洞穴之中,一尊模糊的人影石像,几乎充斥在整个洞穴中伫立,而在这伫立的石像头dǐng之上,上百道身穿灰袍的身影盘膝而坐,磅礴的大武者境气势,从每一个人的身上蔓延而出,汇聚在一起,恐怖之极。

“原来隐沙一族的大武者境们,都在这里汇聚呢啊”秦丹的目光看着那巨大石像的头dǐng上方,汇聚着的上百道身影,暗道。

狼骑一族和沙蝎一族,每个种族都是大武者境众多,唯独隐沙一族却是少之又少,秦丹一开始心中便是有过猜疑了,没想到,后者族群里的强者,原来都汇聚在这里!?

“哼,一群傻瓜,想要达到大圆满,哪儿是这么容易的事!”灵魂感知里,一道低沉的灵魂传音骤然在上方响起,却见那道和他并行进来的修长身影,却是一脸不屑地看着面前巨大石像头dǐng上的人影们,道。

“他们,是在突破!?”

秦丹的眉头一皱,诧异的看着那上百道身影道。

但是随后他耳畔传来的灵魂传音,却是令的其本就皱起的眉头,为拧结一起。

“不是突破,是祭品!”

“祭品!?”

石像之上,上百道大武者盘膝而坐,而在他们中间,一道身穿黑衣的枯瘦身影,也是静静地在那里盘膝着,不同于身旁的大武者境们,他身上的气势,却是绝对达到了渡灵境之地。周遭的那些大武者境身上的气息,正源源不断地朝着那道身影流淌过去,然后汇聚一起,当真犹如祭品一般。

秦丹暗暗咋舌,是什么样的突破,竟然要上百道大武者为祭?

两人的灵魂感知,同时弥漫在石像头dǐng上的那些人影身上,而当秦丹的灵魂之力,聚集到那中心人影之处,盘膝的那身影之时,随即目光,却是骤然微凝。

只见那中间盘膝的枯瘦人影的眉心之处,一团金黄的纹络,隐隐浮现,炙热的高温滚动,仿佛金色的岩浆流淌

“天干沙炎!”

秦丹的嘴角暴喝,双眼光亮爆闪!

这他寻找良久的火焰,终于是在今日,露出了其真正面貌!

(求收藏!求推荐!呼,终于出来了,天干沙炎!)

长春华山医院靠谱吗
武汉民生医院郑其鹏
常德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泉州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河源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