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往郡府以西出一百里

2020-05-22 09:43:05 来源: 常德信息港


往郡府以西出一百里,有一山,山势逶迤,盘曲而上。山不陡峭,而人工开凿也有百年光景,形似卧虎,故名虎山。山中实无虎,只有野兔、松鼠并狐狸、小豺,亦有鼠。山中林荫茂盛,层峦叠嶂,气候温和,冬月不见雪花,而四月不见暖意,早晨有小雾氤氲,十分别致。有弯曲石径直上主峰,主峰为虎脊之尖。峰顶砌有一阁,名明月阁,取其便于观赏月光之意。阁以石基为底,八角形,筑起圆柱四四十六根。柱上设置斗拱互为嵌合,托起荷花边顶盖。檐边翘起,中一轴柱,上托另一个顶盖,为双层式样。亭尖取狮子口中所含之石球为心。檐下为镌空木雕花式,亭北抬头可见一匾,上以草书挥就“明月阁”三字,右下有落款,为小宋字:京师黄某某公,元祐正四年甲子月戊申日题。亭内设一四方桌,桌中往下掏一四方浅槽,以备放置盒屉之用,桌宽约双臂展开,下设有四方圆凳,亭以圆木围四遭,留四面出口,方便人来。亭外栽有山间松柏,登山之人,常有于此歇脚、饮茶、赏月并及践行之事。

那一日,郡守大人出游,登到此阁上,方圆十里之地一时尽收眼底,甚以为然,招当地里正来,问:“此阁可有过联?”那里正答:“有过,至正年间有过一个唱戏的班主题过一联?”“一班主,有何足道哉,我今日欲作一阁联立于匾下,回头,你要差人做出两块木板,钉在北门柱上。”“晓得晓得。却不知道大人要题何词?”“这上联是:清风明月本有情,下联是:近水遥山皆无价。”里正原也是读过些书,把郡守大人这联一听,几乎笑声出来,到底按捺住了,又憋不出来问:“请问郡守大人,此联可有什么说道?”“说道嘛,有。意思是,明月清风有情,而山川风景无价。”“依我看,不对吧,应该是清风明月无价,近水遥山有情吧!”“要你说。”郡守大人被揭了底,好不生气,一甩袖子,背过身去。里正晓得自己这一个揭穿不对,少不得又凑过去,说按郡守大人的意思来办。郡守大人道:“却半月内,我还要来登阁的,你可晓得那?”“晓得了。”

郡守大人一径去了,这里却让里正犯难。挂联倒不是什么难事,难就难在附近的乡里不认,不拘你写得好或不好,坏亦不坏,总之就是不许。这些刁民,常常和他作对,说他是狗腿子的杂碎,又说他两面三刀,说他狡猾奸佞,这些倒还罢了,可千不该万不该说他是个读圣贤书读到茅房里去的无耻之徒。他好歹是考过乡试前十甲的,那怎么说也是个秀才及第,无端地这样子毁谤他的名节,他岂能不生气起来。这一回,他是必须给些眼色叫这附近的乡民看看,看看他里正治得住治不住这些刁民。

回到自己四进四间的大宅子里,就有郡府万花楼的一个姑娘来找他。这万花楼什么地方,风月之所,来寻他做什么,要钱。里正叫了管家来吩咐道:“去去,叫她回去告诉她们老鸨子,那些个花账,算不到我头上。”“哟,里正老爷还惜几这几个银子来了,这还是那个一诺千金信誓旦旦的谦谦君子哟?”“你怎么进来的,管家,打发她出去。”“我怎么进来的,这却好笑了,您自己还不清楚嘛。里正老爷,这话可说地好了,这话开门不打笑脸客,你这撵我倒也没得什么,要是我这一出了门,背不住,几句坏话给您捎带出去,以后,您可就不好喽,更何况我手里还有东西。”“管家,你出去,把门带上。”“就是说嘛,里正老爷那里是那么小气的人啊,不就些许百两银子,您这财大气粗的,又是土地又是房契,那哪一个抵出去,当不得您在我们那里半个月的风流帐啊!”“胡说,我几时欠你们银子百两之多了。”“你是不欠,可有人替您欠啊,您看看看看,这契约上可写得清清楚楚了,还有手印了。”里正大人待要抢过那姑娘手里的契约来撕了时,那姑娘身子一歪,歪到一边去,这里肘尖对着里正老爷的脖颈一戳,里正叫一声“哎哟”,又跌坐回自己的太师椅里。

“我说老爷啊,这东西可撕不得了,这要撕了,妈妈可要打死我了。”“我没看清,你拿近我看看。”里正咳嗽了一阵,心里又生出一个计谋来。“好啊,我让您看,你看看这落款,可是少爷的笔记和名字。”这姑娘把契纸卷起来攥在手心里,单留下一角红红的指印摁在那里,果然是他儿子的笔迹。“畜生!”里正不看便罢,看了就气不打一处来。陡然一站起,手一把伸出去,姑娘待要退,那落款的一处被里正撕了下来。姑娘要来抢时,里正一把团了塞在嘴里嚼了。“现在我不欠你们银子了吧!”“好好好,你个老东西,你行,你行,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姑娘气哄哄地出去了,里正却在内室里哈哈大笑起来。“小婊子,想用契约来诳我,我叫你们没有对证,却如何告我。”

里正正暗自高兴,管家又来报,说郡守大人属下的捕头带着几个捕快来了。里正以为郡守又有什么吩咐,赶紧整了衣冠出主厅来迎客,分了宾主落座,又沏了茶。里正请教,捕头叹气道,说:“最近不太平啊!”“不知捕头大人所说何事?”“采花大盗。”“怎么,他又开始犯案呢?”“正是。”“糟蹋却又是哪家的女子。”“我要说出来,您可莫急。”里正心里一紧,想到一个人来,刚要想另外一个人去,捕头大人开口道:“那女子,是您那即将要过门的儿媳,村西老张头家的女子。”里正只觉眼前一黑,天昏地暗。他原先想,过了这一个秋,就把那下聘过的女子给儿子迎娶回来,叫整天野在外头的儿子收收心,儿子也嘴上答应。可如今,如今,这事弄地,叫他如何是好,如何同儿子交代。

“我来,是知会里正一声,往后的日子,可要提防,要提醒乡里,做好夜里的防范,谁家有年轻女子的,更要格外提防。这会子,我却还要跑几个去处,不能多呆了。”“有劳捕头辛苦了。来人,送捕头。”送走了捕头,天亦黑下来,里正也不叫人点蜡烛,自己瘫软在太师椅上,思忖着拿定一个什么主意要拒这亲事,这未过门已失了身的女子,如何还能娶得。不期然,耳朵里一阵零碎的步子,里正仔细听了一会,分明地在屋顶上。他失声叫出来:“谁?”屋顶忽然一静,只听见一片瓦被翻起来,破空飞出一段远,有个叫了一声疼。又听见一声:“哪里逃?”紧接着就静寂无声了。里正坐在那里,呆若木鸡的一样,只感觉下体也凉飕飕的,地风钻近脚心,在他的腿脖子上抹冰。

里正刚平复一下心境站起来,只见眼跟前一个黑影一晃,脖子上忽然冷冷的,他低下目光来搜视,雪一样的薄的寒锋比在他脖子上,只消轻轻一掣,他就魂丧黄泉。“不要做声,我说,你听,不要问。”里正不敢点头,只眨了眨眼睛。“想必你也听说,近来此处时有采花盗出没,我已连日追踪,今日刚发现其踪迹,不想被你一声喊叫,叫他走脱。贼子未能得手,想必下次仍要复来,你庄上的女子,并一应值钱之物,需得速速作一个妥善处置,否则不保。”话到此处,只见又是黑影一闪,里正的裆里便直如筛糠一般。

二、

半月以来,郡守大人常常觉得犯困,总是感觉食不下咽寝不安心,他问捕头是何缘故,捕头大人直说:“必是近来采花大盗出没让大人忧心不已。”郡守大人却道:“我倒不以为,这是一桩要紧。”“那大人有何烦心之事,只说出来,属下即可去办。”“嗯,你去为我上明月阁一趟,看看那里的里正是否已照我吩咐制作了匾联。”“这……大人,属下以为,眼下最要紧事情,是一面缉捕采花盗,一面擒办独行贼。”“这都是小事,我说地才是大事。”“大人?”“你不懂,我不是非要你去看,是要晓得晓得那里正能不能当我心腹。”“属下领命。”

未及一日,捕头下面一捕快就带来消息给捕头。“大哥,没有什么匾,也没有什么联。”“当真?”“当真。”“好,你下去吧。”捕头不晓得应当不应当把这消息告知郡守,犹疑不定。正这时候,郡守却差人来传他。捕头进得堂里,却见郡守大人一脸喜意。

“好消息啊,来、来,我告诉你,万花楼设计拿住独行贼了,此时正押在狱中。”“恭喜大人贺喜大人。”“说起来,还得亏那里正的儿子。对了,我叫你去查的,可有见效。”“禀大人,没有。”“果然不能成为我的心腹。好,休理他了,如今,我再委派你一事情,限你七日之内,缉捕采花大盗归案!”“是!”捕头出得堂内,心里却疑惑不解,不明白,郡守大人差他去做的那件事到底有何目的。走出郡守衙门,却听见自己属下的两个捕快正议论独行贼被捕事情。

“那独行贼武功据说武功很高,若不是他们在酒里下了蒙汗药,一定抓他不住。”“可不是么,如今把他关在狱里,还得要铁链脚镣成天锁着,以防他逃脱。”捕头听这么说,径直下狱里来看。先问过了两个牢头,知道了甲字间里关着的正是那独行贼,径直而来。

“抬起头来。”捕头冲那牢里喊道,那人却纹丝不动。“抬起头来。”捕头又叫了一遍,仍然无动于衷。“牢头,过来,开门!”捕头急了。“捕头大哥,这怕不好吧!”“叫你开就开,哪那么多废话。”门一开,捕头一个纵身跃进去,踢了那人一脚,仍然无动于衷,翻过身来,却早已经死了。

仵作来验尸以后,徐徐当郡守、捕头并几个捕快道:“胸口正中致命一剑,鲜血流尽而亡。肺腑呈紫色,乃死前中毒征兆,看紫色不深,应是一般蒙汗药之类,胃里有酒液残留,死者死前必饮酒……最要紧地是,死者死亡已经半日之久了。”无人说话,良久,捕头才道:“这不是独行贼。”郡守问:“却是谁?”“属下在他袖里找出一张契据,契据的内容事关一笔风流帐,约明了利息和最后销账的时间,如到期不能还,可找某某村里正索要,落款却是大人所说地某里正之子。”“速差人前往某某村。不,我同你们一道去。”

等到了某某村时,里正的管家已来报,“禀郡守大人,里正已经死了。”“人现在何处?”“在山上的明月阁,被人用剑捅穿,吊在了亭子的北面。”“立刻封锁村子,招乡里前来问话。”“是!”一时间,鸡飞狗跳,人声不止,街头巷尾,议论纷纷。郡守大人不愿意住到里正的庄子里,连夜回郡了,让捕头全权督办这事。

捕头一行人,还没到明月阁的时候,已经有人分明地看到那亭子的中心吊着一幅臃肿的身体。等到走近,不用细看,单看那紫色猪肝一样的脸,就知道他是里正了。解下尸体来,捕头仔细查看了死者的身体。“和牢里的死者的一模一样,”捕快道。“都是一剑穿胸!”“可是,这把死者吊起来是什么意思?”一捕快插嘴道。“你们没有听过这里正大人的事迹么?”“鱼肉乡里,横行无忌。”“对,尤其是他儿子,更无耻。”“那我问你们,你们说,是谁把他吊在这里的,还有,你们注意到北面的‘明月阁’的牌匾已经不见了么?”“呀,真不见了。”有人站到北面,果然发现匾不见了。“大哥,你有什么发现么?”“暂时还没有,不过,待会我们下山,去问问管家,还有村子里的人,就差不多了。”


下山的时候,捕头回头望了一眼那亭子,诡异的笑了一笑。


三、


经过一番调查,捕头锁定了几个可能杀人的凶犯,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杀人:管家、被采花盗奸污的弱女子、采花盗、里正的儿子、独行贼。然后,还有一个人,捕头却没有说。

“我觉得凶手应该是那独行贼?”“不对,应该是采花盗。”两个捕快在那里争论着,捕头一句话点醒他们,“为什么非得是他们,难道管家不可能杀人么,他是最方便下手的。”“可是,大哥,你看那管家那老态龙钟的样子,哪里会是像杀人的人,还有那弱女子……”“我告诉你们,往往凶手就是你最意想不到的那位,我说出来地这几个人,每个人都和里正的死有莫大干系,不能放松。”“大哥言之有理,也许,和牢狱里那位的死也有牵扯,还能发现线索。”“里正府上的人你们要重点盘查,这个管家,交由我来审问。你们一面缉捕其他人等归案调查,另外也不能放过一点可疑线索。”“属下遵命。”

捕头安排妥当了工作,却并不着急于直接提审管家,只是叫人告知于他,要问他话。那管家闻听要问话,早吓得三魂五魄丢了大半,又见捕头大人并不着急审他,还不晓得被拿住了什么把柄,直吓得哆哆嗦嗦的。到这天夜里,亮了灯,捕头大人才传他。管家一进门,不待捕头问,早跪地磕头如捣蒜一般。“捕头大人,您尽管问,小的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求您饶过小的这条性命,不要拿了小的去办,小的也是被逼无奈。”“你这厮,我还没有开问了。”“是是是,大人您问您问。”“我倒并不要问你里正因何故被吊在明月阁上,我却要问你,可知明月阁那牌匾下落。”“小的实不知那牌匾下落啊,里正大人被吊明月阁,小的却略有耳闻。我们老爷的尸首早在几天前就被人发现,后来挂在明月阁了,是乡里人的主意,小的也是投鼠忌器,害怕乡里报复不敢报官,这会郡守大人来了,小的才敢声张。”“你确实不知牌匾下落么?”“不知。”“那好,我再问你,你们老爷死前可见过些什么人,做过些什么事?”“初七日那天,和郡守大人在明月阁喝过酒,后来,万花楼的小红姑娘来过,然后,还有……”“还有什么?”“还有,捕头大人您来过。……对了,那天夜里,老爷出书房的时候,慌慌张张的,好像很怕的样子。”“此后可见过什么人?”“后来,初八日那天早上,公子回来,被老爷训斥了一顿,公子出去了,此后老爷就出门,再没有见到。”“郡守大人可有什么事情吩咐过你老爷办,还有,那小红来府上所谓何事,公子何故挨骂?”“郡守大人要在明月阁北面门上挂一幅联,说,‘光有匾没有联太寒酸’。那小红来却不知何事了,老爷没让我近前。”“好,我最后问你,你到底有没有杀你们老爷?”“呀……捕头大人,我没有啊,没有,我虽然素习也恨我们老爷苛刻,但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犯杀人的重罪啊!”“你晓得这是重罪就好,那你为何不当我说实话。”“捕头大人,我说地句句实话啊!”“是么,我怎么听着全是假话。”“捕头大人……”“看来,你就是凶犯了,那我就拿你交差了。”“不不不,我说我说,那明月阁的匾是我偷的,可是,这是郡守大人叫我偷的啊!”“我且问你,那匾你交予何人?”“我认不得那人的样貌,那天夜里很黑,我只约摸晓得他的身材是比您短一点的。”“你好大的胆子,敢说那人是我么?”“小的不敢不敢。”“你的话是真是假,本捕头自由应证,如到时有一句虚言假辞,可小心你的屁股和脑袋。”“是是是,小的晓得晓得。”“好,我今天问你的话,你不可叫第三个知道。那万红楼的小红,我即刻差人拘来问话,如无当日事实,你且小心。”“小的晓得晓得,小的告退。”

共 791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虎山上的“明月阁”为起点铺展开来,像是一幅徐徐铺开的乡里生活画。围绕“明月阁”这一匾额先后出现了郡守、里正、管家、捕头、里正儿子等人物,郡守的玩忽职守;里正的鱼肉乡里,横行无忌;管家的忍气吞声,卑躬屈膝;捕头的行侠仗义等等人物特点在作者的笔下逐渐清晰。有了鲜明的人物,便有了和人物相关的故事情节与对话,阅读小说的时候就像在看一部古装剧,仿佛自己真的看到了一个个场景转换,置身其中。小说到最后“明月阁依然是明月阁,明月阁的月光也照样是明月阁的月光。”这应该就是世事与自然的关系吧,世事总是在变的,一个小小的乡里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发生各种各样的善的、恶的事情,但是自然以其无限宽广的胸怀包含着世事,诠释着永恒!推荐!【编辑:伊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50511】
1 楼 文友: 2012-05-04 11:25:55 文中的明月阁像一位智者俯瞰世事,处变不惊!
2 楼 文友: 2012-05-04 11:26:4 问候作者!祝安好!
 楼 文友: 2012-09-09 01:16:15 小说里嵌入的一些元素令人欣喜,值得学习与借鉴。宝宝不消化肚子疼怎么办
赣州十佳牛皮癣医院
承德癫痫病医院咋样
滁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阜阳治疗白癜风医院
吉安白癜风
黄冈白癜风医院
乌兰察布白癜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