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之主 第186章 傅施恩被杀 莫清越动怒

2020-01-16 19:23:52 来源: 常德信息港

万界之主 第186章 傅施恩被杀 莫清越动怒

仆民区。

杨玄嚣躺在xiǎo屋内的平板床上,对着忘忧宫中带出来的那一粒“xiǎo蚕豆”,淡淡説着:“这次事情的成败,可真的全靠你了!”

凝聚着上千斤美酒,波普再也不能肆意飞腾,只得老老实实留在杨玄嚣掌中,不过被委以重任的他,显然心情不错:“嗯嗯,二少爷就放心好了,波普一定可以圆满完成任务!”

杨玄嚣diǎn了diǎn头,随口问道:“话説回来,裹着这么多美酒,你还可以监视方圆两里之内的情况吗?”

波普自信满满地答道:“当然了!只要目标周围不是特别干燥或者是被干燥的东西隔离开,两里之内,波普可以知道一切!如果空间足够潮湿的话,波普甚至可以看到三里之外。自从离开了西域之后,波普每一天都在变强!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杨玄嚣diǎn了diǎn头,淡淡道:“嗯,那就好好休息,暴风雨前的宁静不会持续太久了。”

“你还没告诉波普,你要这么多叫做酒的~dǐng~diǎn~东西,是为了什么?”波普却没有休息的心思,正自好奇询问,却忽然惊叫了起来:“不好了!海滩!海滩上的那个男人被袭击了。”

杨玄嚣闻言,眉头一皱,一个鲤鱼打挺跳下床来,片刻也不敢耽搁地冲出了屋外。朝海滩急速狂奔而去。

他如今的肉身速度早已远超飞剑,傅施恩逗留的海滩只在半里之外,不过片刻就赶到了现场。

只见傅施恩正跪在一名身穿黑色皮甲的蒙面女子身前,脸上早已没有半diǎn疯傻之色,斜眼一瞥杨玄嚣,他脸色凝重道:“你来的真不是时候。”

“我想我来得正巧。”杨玄嚣摇了摇头,他当然认得出那名女子就是叔行通口中的朋友,尽管对方好像刻意收敛着气息,但不论面具或者装束都没有改变。

稍稍停顿了片刻,见那女子似乎并不打算説话,杨玄嚣这才试探性地问道:“看在叔行通的面上,能否告诉我这里出了什么事情?”

“她不会説话的。”傅施恩跪在那里,明明拥有元婴境界的修为,却好像彻底放弃的抵抗,就连元婴出窍远远逃走的打算都没有。

“此话怎讲?”杨玄嚣一皱眉,放出一些灵力,细细观察起那名女子。

“你难道瞧不出,这件天级婴器的来由?”傅施恩斜着眼,忽然透出一丝黯然,沉声叹息道:“哎……我倒是忘了,你并非我们西海的人。这套皮甲名为‘影魅魔甲’,是曼罗神宫的一件重宝。它的器灵已然大成,相当于一条巅峰状态的圆满元婴。傅某实在不是对手……”

杨玄嚣眉头一皱,有些不可置信道:“我还奇怪谁可以将气息收敛的如此完美,依你所言,它只是一具空壳?她的主人其实藏身别处?”

“没有器灵神龛,我无从知晓它的主人为什么要杀我,又为什么迟迟不做个了断。但我知道,它已经彻底禁锢住了我的元婴,杀我只在一念之间,就算你隐藏着极深的实力也不可能在她动一个念头的时间内救下我。”傅施恩脸色愁苦,显然不是怕死,恐怕是体内正在遭受着一些痛苦折磨。

杨玄嚣diǎn了diǎn,他自然知道器灵神龛便是如秦三手上的龙虎铜镯那样的特别媒介。没有这条桥梁沟通,除非是器灵修炼到等同于元神的程度,可以自主神游物外,否则是绝对无法与人类用言语交流的。当然器灵可以与主人有一定的沟通,却也只是局限在心意心思之上,绝没有办法像秦三那样与之侃侃对谈。

傅施恩眉头紧锁,认真无比道:“我今日已是死路一条。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有仔细听着后面的每一个字,落星熔炉的法门是这样的……”

“呲呲……嘭!”

就在这最紧要的关头,傅施恩的神海忽然发出一阵躁动,随着一声顿锤砸瓜般的闷响,他整个人身子一抖,便如同烂泥一般瘫倒在了地上。

但见,一条张牙舞爪的诡异黑影从傅施恩的神海钻出,神魂附体一般回到了影魅魔甲之内。那套皮甲纵身跃起,只一眨眼,便已消失得没了踪影。

杨玄嚣立在当场,眉宇之间隐隐透着愤怒,凝神环顾四周后,竟然冷冷説道:“我当你是朋友,所以没有立刻攻击你的法宝。你却不由分説就杀了我的朋友。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也知道你听得见我説话。你当是善意的劝告也好,是恶意的警告也罢,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出手!”

沉默了片刻,周围除了海浪拍案与海风吹沙的声音,便再也没有多余的回应。

“叔行通大概告诉过你我是谁,今后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最好先掂量清楚再动手!”杨玄嚣冷着脸,手中钻出三千红丝,在这沙滩上缓缓挖开了一个很深的大坑,将傅施恩葬下后,又挪来了三块巨大礁石,互称犄角,围护在了坟冢周边。

……

离了海滩,杨玄嚣第一时间赶往仙乐宫的空间屋。

并开始不断复制出岛上不同的平行空间,试图找出叔行通。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那个忽然间敌友难分的神秘女人会对叔行通不利。

看着杨玄嚣火急火燎地找了xiǎo半个时辰,莫清越这才轻轻开口,説道:“你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这里每次只能复制方圆十丈的范围,就算你要找的人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也不是轻易就能找到的。更何况,他还有可能在你没有去过的某某个地方。”

“可是不找的话,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安心!”杨玄嚣重重摇了摇头,当然不会停下手头的事情。

莫清越建议道:“或许,我可以让程花翎派人去找找,他比我们更熟悉这座岛屿。”

“嗯,也好。”杨玄嚣diǎn了diǎn头,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周围的空间复制成了南云城正式进驻西海的庆功晚宴上。

莫清越目光流转,在赵河身上停留了片刻,瞧着他如今的变化,心中竟也生出了一些唏嘘。继而才将视线停留在了杨玄嚣身边那两人的身上。

杨玄嚣指了指复制空间中的自己,淡淡説道:“坐在我左边的那个就是叔行通了。”

莫清越diǎn了diǎn头,一直站在远处的程花翎甚至都不需要她下命令,便第一时间离开了空间屋。

莫清越看着画面中的情形,随口问道:“瞧你的样子,好像是在劝那一对闹了别扭的xiǎo情人?”

“你很久没这样跟我説话了!”杨玄嚣没来由的勾起了一丝笑意,淡淡道:“一边是余情未了,一边是心属他人,早算不得情人了。”

“你是怪我跟你兜圈子?”莫清越顿了顿,平淡道:“犀蕶之祸时,我在泰星岛上见过这个xiǎo姑娘。按照她中毒的时间推算,她的皮肤不可能如此完好!”

“你究竟想説什么?”杨玄嚣一怔,盘算了好一阵也没弄清楚莫清越的意图。

莫清越声音一沉,隐隐透出了几分森冷:“她身上的毒,不是秦玄煜出手医好的!而是得到了犀蕶之毒的真正解药!她应该告诉过你,治好她的人是谁?”

杨玄嚣闻言,越发搞不清状况,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説:“不!他们并没有对我説过他们中过毒的事情。不过,在几天前,我见过傅施恩之后,回到仆民区的时候,正好撞见了今日杀傅施恩的凶手。在那个时侯叔行通才説他和无双受过这个人的救命之恩。但他并没有提及那人的姓名,也不愿与我多説那人的事情。”

莫清越闻言,只是冷哼了一声,一股杀气毫不掩饰的四溢而出。

杨玄嚣最是清楚莫清越的性格,她若笑颜如花千依百顺,多半是笑中藏刀,诡计在后。可她若在某人面前流露出这样的状态,其实反倒是一种对那人绝对信任的表现。

抬起一手缓缓作下压状,杨玄嚣示意她冷静下来,尽量平和问道:“你究竟在想什么?説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

莫清越摇了摇头,淡淡道:“这一次我不能告诉你。”

“你不説我也知道,有人要遭殃了。”杨玄嚣只是diǎn了diǎn头,淡淡告诫了一句:“但我希望那人不是我的朋友,如果是,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充分的解释!”

莫清越一怔,冷声反问道:“若遭殃的人是我,你又该如何?”

杨玄嚣闻言,一时语塞,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不想随意敷衍,却也无法界定自己和莫清越之间微妙到有些诡异的关系。

主仆?当然不是。朋友?大概还算不上。敌人?是有些xiǎo过节,但早已经扯平。相互利用?勉强説得通,但很多时候,彼此的给予却都不是为了等价的回报。

“这件事情,你管不了。”僵持了一阵之后,莫清越忽然语气黯然地説了一句,便缓缓退到了墙角,再也没了动静。

杨玄嚣迟疑了片刻,好像没有底气一般,刻意装作没有听见莫清越的最后一句话。扬手一挥,将空间屋内的情形重新切换到了海中倒悬塔的底层。

望着那间精美绝伦的宴会厅堂,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无端端地就想举杯喝上一口。

——————日更万字,跪求收藏!——————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来院路线
京都儿童医院专家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邯郸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汕头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