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弯弯的花茎p

2020-05-22 09:24:58 来源: 常德信息港

弯弯的花茎

单间宿舍的墙壁和天花板是一色的白。惟西墙上方的小窗口,晃动着墙外绿色的树叶。透过浓密的叶片,斑驳的蓝天时隐时现,仿佛是一幅挂在墙上的立体彩画。几个月来,我躺在床上小憩,总爱欣赏这变换的窗画。小鸟偶尔栖落画中,鸣叫几声,一转身,展开翅膀悠然的飞走了。

我若有所失。管中窥豹毕竟不见全貌,墙外的世界才是自然舒展的画卷。

深秋时节,一个斜阳明媚的下午,莫名的诱惑使我来到了窗画的外面。这是一块多时无人涉足的荒地,上面杂乱拥挤的生命全是野生。窗画树冠上的树叶已露黄意,碗口多粗的树干上,攀附着一颗野山药,螺旋的蔓上挂着几颗深灰色的山药豆。遍地丛生的碧草,刚刚脱去身上最后一件绿色内衣,钻入自己织就的锦被,正待享受漫长的冬眠。天边飘来几朵橙黄色的云,荒地的草木镀上了金。在这秋高气爽的当下,我倒有点纳闷儿。一年四季中,如此宜人的时光并不太多,至少算得上黄金时段之一,那又为何千碧转色万芳迁春呢。仿佛主人备好丰盛的宴席因宾客的匆匆转场,致使香飘四溢的佳肴无人品尝一样。正疑惑,忽见墙角一废弃的匾牌尽头赫然立着几茎绿枝翠叶,枝头正盛开着一簇簇星星般璀灿的金黄色小花儿。这绿叶鲜花在荒地枯黄的底色中,显得分外醒目。就像出色的登山强者,经过不懈的奋勇攀登,终于征服了险峰,踩在了山巅之上那样卓而不群;又像优秀竞技运动员历经拼搏闯关,最后站在颁奖台上那样耀眼、风光。

是谁不负好时光,在荒地这块金黄舞台上,尽情展示自己绿色的光彩。难道得到幸运之神特殊眷顾,还是压根儿就是大自然的宝贝宠儿。

我蹑足走了过去,仿佛一旦受到惊扰,它会转瞬即逝似的。

指甲盖般的鲜黄花朵,颤巍巍地立在如丝的枝头。三五朵一簇,多多面向蓝天,无一侧立。一丝微风吹过,飘来淡淡花香,我似乎有些陶醉,急想弄清这些小精灵的身世,便掏出打开浏览器扫了一下,屏幕上显示出野菊二字。我不能就此断定这真的就是野菊,不过它是一株自强不息的野花儿是毫无疑问的。

就像有人买票到剧场,不看台前演出,却跑到幕后察看演员们的真实场景;有人到赛场,不注重终点结果,而则重于运动员在起点的体态表情一样。我蹲下身去,透过鲜花绿叶,搜寻花的茎儿。

原来这些直立的花茎是悬在空中的,是从一块废弃的匾牌底下横生的主茎上杈出的。巨大的金属匾牌已经锈迹斑斑,牌上一行模糊的大字中,依稀能辨出边缘的财源滚几个字样来。财字悬在主茎的上方,山一样遮天蔽日。主茎从地面与财之间拳头高的空间中撑着长出一臂多长,直到探出匾牌外才站了起来,生出分枝,长出了绿叶鲜花。

凝视着这弯弯的花茎,我似乎领悟到了什么。

花茎是美的。

财字底下筋腱般的花茎看上去只有几片枯黄的老叶,然而它静中有动,柔中寓刚,貌似孱弱却弯身承载起整株的花儿,他集力与美于一身。倘若绿叶鲜花是佳人漂亮的面容,那么弯弯的花茎则是舞者优美的英姿。

花茎是有骨气的。

它既不像生在沃土里,长在阳光下,不时有人浇水施肥,除草治病,处处被人呵护的高贵品种的壮硕茎那样高傲地矗立着;更不是靠攀附、寄生存活的软骨茎那样巴在寄主身侧倚贴着。它面对头上山一样悬着的财字,不攀顶,不支地,不卑不亢,弯下本该挺立的腰身,朝着自己认定的方向执着的奔去。

花茎是有理想有追求的。

原本生在墙角下,与旭日朝霞无缘。雪上加霜,财字当头蔽日遮天。怨天尤人破罐破摔,呆在原处或在财字底下徘徊,那无异于坐以待毙;听天由命漫无目的,或许会转了财字入源字,离开源字钻滚字......那是一条不归路。只有追求光明才会有出路;只有见到阳光才能站起来。不知熬过了多少漫长的日夜,不知经历了多少无人知晓的干旱水涝,终于见到了蓝天的真容,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尽管陪伴它的蓝天不尽晴空万里,尽管照射它的阳光并非朝晖晨曦,一生哪能无缺憾,谁人万事皆如意。作为花茎的结晶,花朵虽小自有清香,没有大红大紫的艳丽,却活出了自己的金色风采。

我偏爱这野花的花茎,我赞美这湾湾的花茎。

如果说绿叶鲜花是登山者踩在了山顶,那么弯弯的花茎就是他在山麓起步攀登的背影;如果说绿叶鲜花是运动员站上了领奖台,那么弯弯的花茎就是他们激烈鏖战一道道闯关的拼杀过程;如果说绿叶鲜花是梦想成真的那一刻,那么弯弯的花茎就是艰辛漫长的追梦历程。

人人藏梦想,你我都追梦。我觉得,所有的追梦人,无论是弯腰还是匍匐,哪怕一时的俯首屈身艰难前行,只要心中有阳光,他们的身姿都是美的,就像这湾湾的花茎。

导致长期便秘原因有哪些
有亚健康吃什么调理方法
剖宫产术后不规律便秘
邵阳白癜风好的医院
揭阳白斑疯医院
青岛治疗白斑病费用
衢州白癜风
盘锦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