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枪泣血 第九百三十九章 满城风雨

2020-01-16 21:47:20 来源: 常德信息港

神枪泣血 第九百三十九章 满城风雨

不过水漫天似乎更加清楚自身的情况,他面部抽搐,面露难色,痛苦,这是内心在做强烈斗争的表现,修行者的各种情绪都要比普通人放大数倍以上。请大家看最全!

这内心斗争的激烈可想而知。

“我已经没有那种斗志和毅力了,我的理性告诉我必须再临成神之路,那里必然有成神的机缘,我的几率并不小。

可是我害怕,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我内心根本掩藏不住内心的恐惧和不安,我的棱角已经被磨圆了,那种与天斗与地斗的豪言壮语已经再也说不出口了。”水漫天脸部扭曲痛苦。

“我能够理解你的心理,我也曾经这般绝望,迷茫,看不到任何希望,浑浑噩噩过,那个时候过一天算一天,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活着。

不过,后来我逼着自己做一些自己很讨厌的事情,尽管自己的内心非常的排斥,可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就成了一种习惯,习惯久了就成为了一种自然。

人有时候不逼一下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潜力。”兰绝尘感慨道。

当初兰绝尘的灵魂刚刚穿越而来,心中无比灰冷,根本没有想要活下去的欲望。

“好好想想吧,安逸的生活让人沉浸,消磨人的意志,磨圆人的棱角,毅力全无,便会像这般的情况,其实自己心中有着很多的想法,可是真正到要去实行的时候,却又有些怯懦了。毅力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你走不出那一件事情吧。”兰绝尘笑道。

毅力也叫意志力,是人们为达到预定的的目标而自觉克服困难、努力实现的一种意志品质;毅力,是人的一种“心理忍耐力”,是一个人完成学习、工作、事业的“持久力”。

当它与人的期望、目标结合起来后,它会发挥巨大的作用;毅力是一个人敢不敢自信、会不会专注、是不是果断、能不能自制和有没有忍受挫折的结晶。

然而你若是想在这个世界留下值得让人怀念的事迹,那就非得有毅力不可。毅力能够决定我们在面对困难、失败、诱惑时的态度,看看我们是倒了下去还是屹立不动。

如果你想减轻体重、如果你想重振事业、如果你想把任何事做到底,单单靠着“一时的热劲”是不成的。你一定得具备毅力方能成事,因为那是你产生行动的动力源头,能把你推向任何想追求的目标。

具备毅力的人,他的行动必然前后一致,不达目标绝不罢休。

话都已经说到这里了,敢不敢迈出第一步就看他自己了,心理的转型很重要。想要度过这么一段时间,则是会引发一场阵痛。无比纠结,无比难受,无比迷茫。

兰绝尘他们悄然离去,留下二皇子自己在内心苦苦挣扎,其中有多难受,其实不仅仅兰绝尘自己经历过,梁华宇他们何尝不是这么过来的。

特别是自己一开始修行的时候,看着别人突破,自己却依然苦苦的在原地踏步挣扎。那种感觉,五味杂陈,不知多少次想要选择放弃,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当坚持变成了一种习惯之后,好运便随之而来。

兰绝尘他们的事情在外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连同梁华宇他们镇杀的七个王子。一共八个王子被杀,其中还有一个王子是正统皇族的子弟。

兰绝尘的身份却又明摆着那里,弱水神朝帝君钦点的亲王,帝君独女水涟漪公主的道侣,尽管已经在永恒古星举行了观礼,不过想来不出意外。很有可能将会在弱水星再次举办一次,只不过兰绝尘一来就惹了这么大的事情,怕是到头来事情有变。

无数人抱着看戏的态度看着事情的发展,人们的看法极端的两极化,中间者声音太小,被两极化的看法淹没在了滔滔的声浪之中。

一方认为兰绝尘他们太过于嚣狂,尽管兰绝尘作为新晋贵族。毕竟背景过于单一,甚至可以用薄弱来形容,群王必定会群而攻之,更何况兰绝尘斩杀的可是一尊元老的独子。

水龙头已经答应要给所有人一个公道,想必这公道自然是要让群王满意,否则不足以平息群王的怒火,更何况当初兰绝尘成为亲王的时候就引起了很多人的非议,群王反对,最后还是因为帝君一意孤行拍板决定。

这一次兰绝尘刚刚来到弱水神朝就发生这种重大事故,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让群王对于兰绝尘更加的厌恶和排斥。

他们辛辛苦苦才打拼到王的位置,兰绝尘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青年却这么简简单单的获得了亲王的官衔,尽管没有什么实权,可是作为亲王他的福利并不比其他的王少。

更何况如果兰绝尘真正成为了弱水神朝的驸马,兰绝尘将不再是没有实权的亲王了,更何况当今的帝君更是他的老丈人,权势滔天。

这一方的人大多是眼红兰绝尘的人,水涟漪可是整个弱水神朝的宝贝,弱水神朝的门面,因为水涟漪是杨柳菩萨的亲传弟子,而且还是唯一的亲传弟子,更是得到了净瓶杨柳这件真神器,这说明水涟漪将会是下一任杨柳菩萨。

水涟漪的地位并不比那些上等神朝神子神女差,弱水神朝因为水涟漪早已经名享玉宇,不知道有多少的倾慕者,想要一亲芳泽。

水涟漪与兰绝尘结为道侣的事情真的是太突然了,打得众人措手不及,尽管很多人都知道自己和水涟漪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并不妨碍他们眼红兰绝尘,更何况兰绝尘还是他们眼中没落了的乡巴佬。

永恒古星在人们的眼中早已经是一个偏僻无名的小地方,永恒古星在众人眼中已经是一个未开化的蛮荒之地。

另一方则是认为兰绝尘必定不会受到任何的惩罚,而且一切照旧,根据一些人的消息,兰绝尘他们曾经因为不懂得收敛,拿着灵晶髓到处乱花,被罪恶之城的人盯上了,结果想要离开血红风暴中转站的时候,却被骗了,骗到了罪恶之城。

如果消息可靠的话。兰绝尘他们能够从罪恶之城之中出来,而且没有任何损失的样子,传闻当初进入罪恶之城之前还只是初阶天神境巅峰,这才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不仅毫发无损的从罪恶之城出来,而且修为突破到了中阶天神境巅峰。

若是真的如此的话,兰绝尘他们的未来不可估量。不仅仅兰绝尘,兰绝尘的几个兄弟们都将会是弱水神朝拉拢的对象。

只是这一方的人似乎弱了一些。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人数量少上不少,而且他们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证据,反倒是另一方有理有据,更加极端,却更加有说服力,这一方仅仅是揣摩。

其中也有人质疑,有没有可能兰绝尘他们已经在罪恶之城陨落了,这些人不过是罪恶之城的人假扮的。

外面吵得沸沸扬扬,王族和皇族内部也吵得沸沸扬扬。皇族中人一直都认为兰绝尘根本就配不上水涟漪公主,能够配得上水涟漪公主的也就只有上等神朝的那些神子们。

兰绝尘若是真的成为了弱水神朝的驸马,他们感觉自己的身份一下子被拉低了不少。

王族更是不用说了,王族中人不知凡几的人想要获得水涟漪公主的亲睐,奈何水涟漪公主眼光“独特”,看不上他们就算了,尽然还找了一个兰绝尘。这种封闭的生命古星上的土包子。

他们承认兰绝尘四十一二的骨龄便突破到中阶天神境巅峰,这样的天赋放在弱水神朝算是一个天纵奇才之中的妖孽,可是在上等神朝之中这仅仅算是一个天才,距离妖孽还远着呢。

这也是他们自认为眼界高,却看不起兰绝尘他们的原因,其实最主要的原罪还是兰绝尘的背景不够强。

更何况这么年轻。而且这么冲动,刚刚来到弱水神朝就杀人,这样的人能活得了多久还是一个问题呢。

………………………………

深宫。

“公主殿下,已有兰绝尘的消息传来。”一个侍卫急匆匆的来到一个花苑的门前,对着浩大的花海开口道。

“本宫已经知晓,你退下吧。”花海之中传来声音。

侍卫得令之后,尽管有些失望无法看到水涟漪公主一眼。却不得不离开。

花海之中是一片草原,草原之中是一片戈壁滩,戈壁滩之中是一片无垠的沙漠,无垠的沙漠之中是一片绿洲,一片绿洲之中有一片湖泊,湖水清澈,透着一股幽蓝,微风徐徐,湖面上掀起一道道涟漪。

时而有一两只鱼儿从湖中跃出水面,“吧嗒”又跳入湖中,像是在约会嬉戏。

湖泊上唯有一颗菩提树,树下是一座精致的吊脚楼,房屋一半在湖面上,一半在沙漠之中,高大的菩提树树冠郁郁葱葱,灿烂的阳光照射之下,流光溢彩,细细一看,树叶上似乎有某种神秘的字符,若有若无,若隐若现。

房屋前,两个气质迥异的年轻貌美女子光着脚丫放在湖中泡脚,她们赫然是慕容情和拉水涟漪。

若是兰绝尘他们此时此刻在这里一定会大声的惊呼“不可能!”

水涟漪和慕容情两人的修为竟然都达到了高阶天神境巅峰,距离大圆满还有一些距离,却将兰绝尘他们甩了一大截,特别是慕容情的修为简直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若是没有记错的话,慕容情而今也不错才三十六七岁的骨龄。

看来慕容情似乎听了兰绝尘的话去了一趟圣域古星,并且获得了什么了不起的传承,此时慕容情的气质要比以往多出了一些神圣的感觉,如同水涟漪一般,令人不敢正眼直视,更不敢随意亵渎。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涟漪姐,绝尘导师已经来了,我们为什么还不去见他?好久不见了,我听念想他的。”慕容情露出淡淡的笑容,顷刻间沉鱼落雁。

“我们急着去见他干嘛?更何况为什么我们上门去见他?按理说不是应该他来见我们吗?”水涟漪拿起身边的热茶,轻轻的啄了一口,不缓不急道。

“说的也是,我们若是过去见他,我也觉得有些不妥,可是十几年不见了,不知道他们想在怎么样了。”慕容情继续道。

“还能怎么样,也还就那样罢了,我倒是很好奇他们几人神秘失踪十年,究竟是去了哪里?他们似乎获得了什么了不起的传承,并不比你的差到哪里去。

罪恶之城的消失恐怕是与他们有关,现如今就连梁华宇他们的本身兵器的神灵都觉醒了,如今他们的综合战斗力恐怕不输于普通的高阶天神行者。”水涟漪猜测道。

“绝尘导师他们不管到哪里都会引起轰动,有时候我不得不相信,这不仅仅是跟他们的性格有关,这背后的因果关系似乎很玄妙。你看他们才刚刚到弱水星不久,就杀了八个王子,现如今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

当初你宣布与绝尘导师结为道侣的时候,这些皇族和王族都这么反对,而且怨气冲天,现如今绝尘导师他们一来就杀了八个王子,其中还有一个王子是一尊皇族元老的独子。

这一次恐怕会引起空前的反弹,不知道你父皇能不能够将此事压下去,尽管他是帝君,可是很多时候他也无能为力,比如这个时候。”慕容情分析道。

“话虽如此,可是大家都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存在,那就是老祖宗水龙头,当初我宣布与兰绝尘结为道侣的时候,老祖宗并没有出来说话,选择了沉默,或者说是默许。

所有大家都忽略了老祖宗的存在,若是老祖宗出手帮助兰绝尘,怕是不会有任何太大的问题,哪怕是受到惩罚,也无足轻重。”水涟漪开口道。

“这么说来,我们完全不用担心他们,我们只需要坐在这里看戏便是了。”慕容情笑道。

“正解。”未完待续。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评价
深圳肛肠医院可信吗
子宫内膜损伤能彻底治愈吗
合肥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汕头那的医院做包皮过长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