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师 百一十九章 体贴的男人

2019-12-05 08:02:50 来源: 常德信息港

剑师 百一十九章 体贴的男人

“儿子,你不要死。”

“儿子,有爹在你就死不了”

“看这是爹为你建的血池,每天都会有新鲜的血液留下来,这里面还有爹的血,爹的血不多,但是却有着起死回生的功效。”

“阴兵鬼差你哪里跑,我看见你们了,要来就冲我来,别想伤害我儿子,不然我灭了你们。”

一天,束飞章没有醒来,两天也是,三天,四天,一直等到了十天,束飞章还是没有丝毫生气。

终于,束乐半连自我安慰的勇气都没有了,他望着血池内此时已经看不清面目的束飞章,冰冷残忍的独眼中流露出绝望的悲伤。

今天已经是第十天,就算他再如何不愿意承认,也该清楚,自己的儿子的确是死了,他现在想做的事情不是什么提升实力,也不是什么找符舒阳报仇,而是怎么折磨死那几个无知xiǎo儿。

他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连自己的儿子也敢弄死,他们真是找死。

想罢,他袖袍一展,转身道:“爹去为你讨债,让那几个不要命的xiǎo东西下去给你陪葬。”説着,他身影一晃,已经消失在岩洞之中。

岩洞中早已干涸的水池早已变成了血池,只因一只木呐的树怪此时正困住了很多人,他们每个人都像是失去了知觉,被树怪不断的刺破肌肤、经脉,于是他们的鲜血流出,不多但却不间断,而且这里有上百人,汇聚在一起实在也不算少,自然可以用很久,但十天过去了,已经死了很多人,而那些仍然活着的也已经离死不远,整个岩洞看起来死气沉沉,就像是人间地狱。

但血池内却有一股生气在缓缓的滋生着,只是束乐半关心则乱,完全忽略掉了这细微的变化,这些当然不是这百人的鲜血起了作用,而是束乐半自己前些天挤出的几滴自己的精血,这百人可是説是白死了,甚至连温饱束乐半的作用都没有发挥,他们成了束飞章身死后的祭品。

蚁道很大,但新界更大,不然也不会四方势力,四千多人投入到新界后,却宛若石沉大海,但新界再大,也不过是一处xiǎo世界,对于一个圣境强者来説,想要在这里找到一起行动的四个人,实在不算是件多么难办的事情,况且根据这些人的修为,不难推断出,他们这十天里能够活动的范围,想要找到他们自然变的更加容易。

所以束乐半从第十天开始,便用这笨的办法开始疯狂的寻找李贤他们,他甚至都忘记了杀人,忘记了饮血,只因他的仇恨已经填满了他整个内心。

蚕食命禁用了近三个时辰,李贤擦了吧额头上的汗水,这才有些不舍的松开了梅逸柔软的xiǎo手,道:“可以了。”

梅逸还是没有动,只是出声道:“我的身材如何?”

“凹凸有致,就是胸前的束缚实在有些紧,经常这样,对身体不好。”

李贤一本正经的説道:“当然我这是根据你经脉的动向判断出来的。”

梅逸咬牙,道:“我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

“什么?”

李贤不解的望着梅逸。

梅逸道:“那就是你説的正经话,是一个字也不要信。”

李贤苦笑道:“你不相信我?”

梅逸道:“谁相信你,谁就是蠢蛋。”

刘盛突然举手,道:“李贤是个老实人,他从来不骗人。”

梅逸恨铁不成钢的望了一眼这个自己早的朋友,道:“他不骗你那是因为你是个男人。”

“男人为什么就不能骗?”

刘盛更加疑惑了。

梅逸道:“男人不能骗,只因没什么可骗,女人要骗,那是因为女人有太多东西可以骗。”

李贤闻言不经一阵唏嘘,这大xiǎo姐果然不愧是大家族里出来的,你看看这见解,独到啊。

他拍着胸膛保证,道:“我真的是猜的。”

梅逸肯定道:“就当你是猜的,我以后也跟定你了。”

李贤两眼一瞪,道:“为什么?”

梅逸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你抓了我那么长时间的手,当然要负责。”

李贤识趣的闭上了嘴巴,这世上的确有很多让人无话可説的事情,就像与女人説道理,你闭上嘴巴听,千万不要辩,只因你不管怎么辩,她们总会找到更多的理由来让你相信,她説的才是对的。

他故意转移话题,道:“你现在自由了,还是赶紧找个地方休息去吧。”

这次轮到梅逸瞪眼了,她难以置信,道:“你费了这么大工夫

,居然只想让我能够休息一下,而不是想让我快diǎn救你们出去?”

李贤笑道:“现在束乐半可能正满是界的找我们,要为他儿子报仇,在这里这么安全,我们为什么要出去?”

梅逸一愣,而后道:“看来这里的确比较安全,这么説来,你真的只是想让我不要在这里站的太久?”

李贤diǎn头道:“我很想説你猜对了,但怕你又不信。”

梅逸莞尔一笑,突然脸上又爬上红云,她轻声道:“你真是个体贴的男人。”

説着,她像是逃跑的兔子一样,飞快的逃离了现场,不过看其有些生硬的双腿,显然站了多时,当时又没有修为在身,的确并不好受。

李贤摇头笑了笑,这才转身望向三个已经目瞪口呆的家伙。

“我以前觉得玠堪是花中老手,但跟你一比,他简直就是个渣。”

刘盛作为场中熟悉李贤的人,自然惊讶深,要知道在来时他还听説玠堪为了追周沫儿,到现在还困在仙女峰呢,而李贤却三言两语便击垮了永惠斋大xiǎo姐的心里防线,玠堪跟李贤一比,实在可谓是一个天一个地。

赵婴佩服的望着李贤,道:“我终于知道,原来你们以前真的没什么,但是现在却真的已经有了什么。”

商断魂上前搂着李贤的肩膀,道:“兄弟,够恨的,我还在琢磨着怎么耍帅,俘虏这xiǎo富婆的芳心,好退出杀手界时也不愁银子的事情,没想到你xiǎo子下手比我们都快。”

李贤无语的望着这三个无良的家伙,拜托,我们这可是阶下囚,不要装作这么毫不在意好吗?

十堰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治疗卵巢炎费用

贵阳治疗癫痫哪家医院

三亚治疗妇科费用

福建省立金山医院

小孩咳嗽吃什么药好
儿童干咳无痰吃什么药
小孩咳嗽呕吐是什么原因
小孩咳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