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士 第1455章 青莲 上

2020-01-16 21:44:08 来源: 常德信息港

天才相士 第1455章 青莲 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些人的表情怎么这么诡异?!就算是神明的画像神异非常,他们这些第一次看到神明画像的人,也不该是这种表情啊,怎么会快要哭出来了都?

难道是自己这些人以前对待神明还不够恭敬,还不够尊崇,反倒是不如这些第一次看到神明画像的人?若是神明冥冥之中有灵的话,看到这一幕,会不会从此以后就不再庇护雪怪一族,反倒是会把目光垂青到这些如今眼中饱含着热泪的几个人身上?!

雪怪一族被神明庇护了这么多年,若是神明转换了心思,把这雪帘洞天赐给这些个陌生人,让雪怪族群从此以后还要去风餐露宿,承受冰天雪地之苦,那可怎生是好?!

看到贺嘉尔和夏xiǎo青几女的表情,雪怪头领心中思绪变化不断,他觉得不能再让情况这么继续下去,必须要找一个方法来表现自己这些雪怪们比几女对神明还要尊崇才行!

想到此处,雪怪头领猛然抬手,那动作看上去就像是捂眼一样,但实际手上却是带着巨大的力量,一巴掌直接拍到了鼻梁和眼睛相接的三角区域。

这一巴掌下去,一股酸楚感顿时便弥漫在了雪怪头领的心中,让他止不住开始嚎啕大哭起来,眼泪鼻涕大把大把的往下流,那模样看上去伤心到了极致。

他这一哭不当紧,跟在他后面的那些雪怪们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悲惨的事情,一个接着一个,都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一时间震天的哭声开始在洞天内弥散开来。

若是有不知道情况的人在这里,恐怕还要以为,这洞天里面是有什么人在办丧事!

“你们哭个什么?”听得这群雪怪的哭嚎声,xiǎo黑猫脸上顿时露出疑惑不解之色,道。

它有些搞不清楚这群雪怪又是犯了哪门子的毛病,贺嘉尔和夏xiǎo青看到那幅画像之后,泪流满面,那是情有可原,可是这群雪怪这么伤心的哭嚎又算是怎么回事儿?

“我们哭,自然是因为怕神明把雪帘洞天赐给你……”雪怪头领闻言一愣,然后毫无迟疑的便把心底的计较説了出来,但话刚一出口,便觉得这样的话似乎对神明极为不恭敬,便急忙刹住话头,面带疑惑的指着贺嘉尔她们,对xiǎo黑猫问道:“那她们哭什么?”

“她们认识这画像里面的人,而且这次来雪山也是为了找这人,换做你,看到这画像哭不哭?”xiǎo黑猫有些无语的看着这雪怪头领,它现在算是服了这群雪怪了,真是白瞎长了那么大的个头,不但胆xiǎo如鼠,而且xiǎo气到了极致,生怕离开雪帘洞天一步。

“她们认识神明……”听到xiǎo黑猫这话,雪怪头领没有理会话语间那浓浓的嘲讽意味,反倒是瞠目结舌的望着几女,颤声道:“这怎么可能……”

在这一刻,他心中已经笃定,认为几女和xiǎo黑猫,定然是觊觎雪帘洞天,才会口出此言。

但让他有些不解的是,看贺嘉尔和夏xiǎo青几女的神情,那种悲伤劲儿,是根本做不得伪的,哪怕是鼻梁间被重重捶了一拳的自己,都绝对不会悲伤到这种地步。

难道是自己想错了,她们真的是认识神明?可是看她们的年纪,似乎不应该啊!

“猫爷爷还能骗你不成,你也不用害怕,这雪帘洞天虽然不凡,但我们也看不上眼!”xiǎo黑猫焉能看不出这雪怪头领心中的xiǎo九九,大刺刺的摆了摆爪子,然后话锋一转,郑重其事问道:“这幅画是怎么回事儿?你确定画像里面的人就是你们的神明?”

“这几百年以来,祖祖辈辈敬的就是这副画像,再説了,你看看我们这双手,像是会画画的样子么?”听到几女和xiǎo黑猫的念想不在雪帘洞天上,这雪怪头领心中顿时一松,又开始有些懊悔自己刚才捶鼻梁的那一拳,肚里埋怨xiǎo黑猫,若是早説清楚,自己哪用受这罪。

xiǎo黑猫闻言向着雪怪头领的那双手望去,只见那双手犹如簸箕一般,而且指节更是粗大笨拙,完全不像是通晓绘画技法的人,所该有的手!

娘的,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着这臭xiǎo子的画像会挂在这里,而且还被这些鸟雪怪当成神明来膜拜,而且还説膜拜了几百年,这真是叫猫爷爷脑仁儿疼!

想到此处,xiǎo黑猫不禁又抬头,用满含着疑惑的目光,向着那幅画像望了过去!

那是一幅巧密而精细的工笔画,而且画风更是将工笔画精谨细腻的笔法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整幅画看下来,説成是光色艳发,妙穷毫厘,都毫不为过!而且望着那幅画看久了,更是觉得仿佛画像中的那人,似乎随时都可能从画像中走出来一样,端的是奥妙非常!

一笔一划,都精巧入微,虽然xiǎo黑猫不懂画艺,但也能肯定,此画绝对是大师手笔,若是拿到外界进行拍卖的话,定然能够在拍卖场掀起一场滔天波浪!

但画是好画,可是画里的人却是説不出的诡异!説画中人诡异,倒不是説画像里面那人长得诡异丑陋,而且画中人不但长得不丑陋,反倒是眉清目秀,清新可人。

这画若是落到旁人眼里,那也不会怎样,但若是落到贺嘉尔、夏xiǎo青和xiǎo黑猫他们这些人眼里,却是定然会在他们心中掀起一场滔天巨波!

不因为其他,而是因为这幅工笔画画中人,无论五官眉眼,还是身形,都如同是跟林白如出一辙,甚至连面上的一些细xiǎo黑diǎn,都纤毫可见,没有半分错漏!

甚至两者之间的相像程度,要比那些寻常的双胞胎还要更厉害一些!需知道世间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也不可能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但是这画像中的人,却是和林白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两个人一样,这实在是叫人无法理解!

而画像中人和林白唯一不同的,便是这画中人身上穿着的乃是一件宽大的汉服,而且就像画像时是在乘风而行般,衣带当风,大有扬眉剑出鞘,斩尽天下不平事的洒脱飘逸之感!

需知道贺嘉尔和夏xiǎo青为了寻找林白,在外辛辛苦苦漂泊了一年,尝尽了餐风露宿,且一无所获的苦寒生活,但如今在这雪帘洞天内却是突然发现了这幅眉眼几乎和林白如出一辙的画像,她们又如何能不悲伤流涕,感怀莫名!

“这画像里面的人真的是你们的神明吗?”盯着画像良久后,贺嘉尔缓缓抬手,想要去抚摸画像中人的面颊,但手刚伸出来,却又缓缓垂下,然后望着雪怪头领道。

这一切的一切,来的都实在是太突然,其中更是藏着无数叫人无法解释的疑惑,这让几女不禁生出一种怀疑,怀疑这一切是不是被什么人刻意布置出来的,故意引诱他们上钩!

“这不是我们的神明,还能是什么?!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能侮辱我的信仰,也不能侮辱我们的神明!亏得我拿神明的画像给你们看,你们竟然这样不知好歹!”雪怪头领听到贺嘉尔这满是疑惑的质问,顿时勃然大怒,气冲冲便要将画幅卷起来,不再给几女观看。百度嫂索妙筆閣天才相士

“不要着急!”见雪怪头领要把画像收起来,贺嘉尔急忙伸手拦住他,然后从口袋中掏出,找到自己当初给林白拍摄的照片,递到雪怪头领面前,急声道:“你仔细看看,他和你们画像里面的神明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

“你……你们……”雪怪头领闻言只以为是几女想出的什么推脱话语,将信将疑的探头向着屏幕上看了一眼后,登时吓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惊慌失措的望着几女,颤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跟神明在一起,难道你们也是神明吗?”

一听到雪怪头领这话,周围的那些雪怪也是哗啦啦跪倒了一大片,用那种敬畏鬼神般的目光,望着xiǎo黑猫和贺嘉尔几女。那眼神之中,不但含着一丝敬畏,还含着极重的欣喜,就像是在乱世中失散多年的孩子,终于又见到了最亲爱的人一样!

“神明,请不要再抛弃你卑微的仆人们,请不要离开我们!”就在几女感到莫名无语之时,雪怪头领却是突然挣扎起身,向着几女纳头跪下,诚恳无比道,眼中更是饱含着热泪,不过他这次掉下的泪水,却不是因为刺痛而发,而是自内心深处自然而然发生。

经过几百年的潜移默化,在这些雪怪心中,早已把那画中人,当成了他们最为尊崇的神明,对神明的敬畏,甚至要比对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视!

如今这些人看到贺嘉尔和夏xiǎo青几女上的那些画面,和画中人如出一辙的林白和几女站在一起,言笑晏晏的模样,又如何能不让这对神明的敬畏到了骨子里的雪怪族群们,对贺嘉尔和夏xiǎo青她们也报以同样的尊崇,认为她们是同神明一样的人!

先看看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的那些雪怪,再看看画幅里那面带笑意,静默注视诸人,和林白几乎如出一辙的画中人,疑惑如同烟云般,转瞬间便笼罩在几女的心头!

长沙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内蒙古航天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治白癜风疗法
南宁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淄博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