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三十五章:说话可还算数?

2020-05-22 09:43:43 来源: 常德信息港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三十五章:说话可还算数?

“扑哧。”

一路走了好远后,岳馨瑶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师兄你好坏,用这么无赖的招数对付朱秦师兄。”

听了王陆方才单口相声一般的表演,岳馨瑶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同时也理解了为什么王陆师兄非要带上自己去找朱秦。

王陆师兄纯粹是拿自己去堵朱秦的嘴。明明是一副强盗逻辑,但就借着自己的存在,反而将朱秦噎得无话可说,这种混淆黑白的功夫真让人不得不服。

“呵,还要多谢岳师妹你出手相助啊,不然要拿捏朱秦这种中二少年还真不容易。”

岳馨瑶又忍不住笑了一会儿,旋即问:“但是这样不要紧么?师兄你就这么直接露面的话,总归是太冒险了啊。

王陆叹了口气:“不然还能怎么办?要压制朱秦,除了我还能有谁?觉醒型闻宝么?那胖子或许能让朱秦郁闷,但想要让朱秦动弹不得,就只有我亲自出面了。”

“嗯。”岳馨瑶点点头表示认可,“但是朱秦师兄不可能就此沉默吧,他肯定不甘心被你这么戏耍。”

王陆笑了笑:“是啊,过不了几天,只要回过味来,给自己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肯定就会偷偷摸摸给门派长老打小报告了。但我也就只需要这几天的工夫而已。”

“?”岳师妹眨着漂亮的眼睛,不解地看着王陆。

在岳馨瑶看来,王陆的问题实在不是短短几天就能解决的,一个教徒超过百万的庞大邪教实在太扎眼了,一旦门派长老接到报告亲自下山检查,王陆这个幕后黑手必然藏不住会暴露出来,届时门规森严,单靠一个五长老可绝对包庇不下来。

这个时候,岳馨瑶甚至来不及考虑自己如今扮演的角色,会不会受到牵累,只是单纯为王陆感到担心。

而王陆依然是信心十足:“专业冒险者办事,只管放心,师妹你只要静观其变就好。”

“是吗?好的,那我就期待师兄你的表演了……”

“呵,别期待我,接下来应该期待闻宝同学的表演,他所扮演的角色,可是至关重要啊。”

在王陆和岳馨瑶合作愉快地拿下了朱秦的同时,闻宝则和两名助手在光明府中度日如年。

“那么,除了这些琐碎之事以外,闻长老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正堂中,千户李娜娜端坐在主座位上,手捧着一盏香茗,轻轻抿了一口,姿态优雅,却难掩眉目间的不耐与冷漠

坐在李娜娜身旁的闻宝已经冷汗如雨,哆哆嗦嗦地从芥子袋中摸出手帕摸了摸汗,然后挤出了一个看似意味深长的微笑,一言不发。

而坐在下手的两名助手,往日里虽然行事积极,此时却也都缩在椅子里一动不敢乱动,令场面越发冰冷。

三人的窘迫,实在是因为这个光明府的千户大人,气场太强大了。尽管修为只是筑基期,尽管看上去只是个身材高挑却略显单薄的年轻女子,但言谈举止间却显露出不让须眉的气魄,令三位须眉惭愧无地。

闻宝抹掉额头的汗水后,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尤其面对娜千户越发不耐的目光,真是恨不得就此去死,也好过在这正堂里活受罪。

一天前,师兄说得好听,说什么这种级别的谈判一两天根本谈不完,只要随便捡一点与智教有关的边角料应付着就可以……可实际上哪有那么简单啊所谓的边角料,说了没几分钟对方就不耐烦了,然后就绕开了这些无意义的话题,开始无休止地逼问。

“你们教主是谁?虽然你们给底层教徒吹嘘时声称是真仙,但最多也就是个虚丹修士吧?”

第一个问题就让闻宝不得不祭出法宝:意味深长的微笑。结果刚刚做好表情,娜千户就放下茶杯,冷声说道:“怎么,不能说?有意思,身份见不得光么?”

闻宝微笑。

“是你提出要和光明府合作,现在却连教派的首脑人物都不肯透露身份,神神秘秘,未免太没诚意了吧?”

疾言厉色的质问,当场就让闻宝心肝一颤,转过头试图求助两位助手,谁知那两人更是不堪,连头都不敢抬

好在娜千户摇了摇头又换了话题:“教主的身份不能说,那说说你吧,你出身灵剑派?那么你加入智教,门派对此是个什么态度?乐见其成么?”

闻宝心中咯噔一声,哪敢照实说,只好继续微笑。

娜千户眉头皱的更深:“这也不能说?好,再换一个……”

接下来,再换几个都是一样,这位千户大人问题实在过于犀利,每一个都是奔着教派机密而去,而且态度单刀直入,让人连敷衍的机会都没有,闻宝就像是泡了澡一样,脸部更是有抽筋的倾向。

同时,娜千户的恼火也在不断积累,女子放下茶杯,手指在扶手上不断敲打着,沉默了一会儿,又提出了一个问题:“传闻说你们智教唆使教徒修行乾元燃血功,是否有此事?”

闻宝简直快哭了,但还是要保持微笑,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娜千户目光凌厉,身子微微向前倾斜,气势逼人:“不想说?那就当你默认咯?”

闻宝急的都快尿出来了,心中早将王陆骂的狗血淋头,往日里被王陆坑倒也罢了,但是这一次,在这位眉目清冷的女子面前窘态百出,闻宝心中却陡然升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屈辱。

妈的,为什么我要遭这种罪啊,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基建处处长,擅长搬砖,这种难为人的工作你自己来做啊,何必折磨我?而且还是在她面前

肥硕的少年满心焦躁,甚至没有意识到,在他印象中,女子的位置已经不同。

片刻后,闻宝忽然看到对面的娜千户,目光中闪过一丝失望。并不是对智教合作诚意的失望,而是……对闻宝这个人感到失望。

闻宝大惑不解:为什么?有期望才会有失望,我身上有什么值得期望的?我只是一个……

蓦然间,闻宝心中升起一股冲动,令他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一般。

下一刻,在李娜娜惊讶的目光中,闻宝缓缓坐直了身躯,然后开口说道:“乾元燃血功之事,纯属无稽之谈。”

李娜娜愣了片刻,眼看着闻宝面上那些瑟缩如积雪消融,取而代之的是象征着信心的淡然与沉稳。

女子不由笑了:“纯属无稽之谈?”

“不错,我智教的确有独门功法,可令人加速修行,但那功法堂堂正正,绝非魔功。只怕是有些妒火中烧的小人在以讹传讹,毁我智教清誉。”

李娜娜的笑意更浓:“好,若是这样就最好不过,不然就算你们提出再好的条件,我们光明府也不可能和邪教合作。”

闻宝一怔,看着千户大人的笑容,终于明白了问题所在。

李娜娜并不需要真相,只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偏偏他之前却连这都想不清楚,白耽误时间,难怪对方会失

于是接下来的问答终于顺畅起来。

“你出身灵剑派,门派对此有何看法?”

闻宝笑道:“不鼓励也不反对,灵剑派对弟子的培养方针就是高度自主,只要不违反底线,任何事都是修仙路上极有助益的经历。”

“哪怕是与世俗机构合作?”

“仙凡之分并无绝对,至少灵剑派从未有过这样的割裂――我们掌门的女儿还在凡间经营客栈呢。”

李娜娜倒是真的吃了一惊:“还有此事?真是意想不到……那么你们教主又是何人?”

闻宝说道:“虽非真仙,胜似真仙。从智教的发展也能看出他的不凡了吧?”

“呵,你说要合作,那么你们具体能提供什么?”

“深厚而扎实的群众基础,丰富的修仙资源,以及一个前途无量的优质合作伙伴。”

“那么你们需要什么?”

闻宝愣了一会儿,咬了咬牙,自作主张地猜测道:“来自大明国官方的认可。”

一问一答,时间飞快溜走,不知不觉间,窗外已是夕阳西下。

放下早已多次添水,淡如白水的茶,李娜娜满意地点了点头:“今天的谈话非常愉快。”

闻宝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嘴上却说道:“深有同感。”

“那么,容我问最后一个问题吧。”

闻宝打起精神:“请说。”

“昨天你说喜欢我,可是当真?”

“噗”闻宝当场就喷了,衣襟上满是茶水。

李娜娜饶有兴致地观看闻宝的窘迫,而后笑着摇了摇头:“开个玩笑,不必介怀……明天还是老时间,请就合作细节准备好更多的材料吧,我个人是乐见其成的。”

说完,女子长身而起:“送客吧。”

于是自有几名下人入得堂内,将闻宝和两名助手请了出去。临出门,闻宝回头望着女子窈窕的背影,心中怅然若失。

南通癫痫病医院地址
小孩子不爱吃饭缺什么
江西十佳妇科医院
驻马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福建白斑疯医院
东莞治疗白癫风医院
泉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阜新治疗白癫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