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界游戏城 第四百四十六章 心术

2020-01-16 19:49:39 来源: 常德信息港

死界游戏城 第四百四十六章 心术

“呼……哈……呼……哈……”

第二天清晨5点,王业满头黑线地站在包租公的房门外。

门里传来比昨天还要响亮的呼噜声,打得十分有节奏。

“果然不能信他……”

他无语地坐在楼梯上,眺望着远方的地平线。

晨曦在山峦尽头染上淡淡的暖色,朝阳懒洋洋地爬着山坡,一点点露出害羞的脑袋。

如果不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太阳升起的整个过程,你或许永远不会觉得日出的时间竟然有这么漫长。你看着它,仿佛看着一个初生的孩子,一点,一点,慢慢长大。

一切在这个过程中都仿佛变得慢了起来,空气中有晨露和青草的味道,点点鸟儿轻鸣飞过,风中透着微凉。王业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很久很久没有这样静静地欣赏风景了。

就这样,他一直坐到了中午时分,包租公房间的门才终于打开。

他就站在王业的背后,看着王业坐在他家门口的楼梯上,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没有说话。

“老哥你醒了?”王业突然回过头。

包租公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只是简单说道:

“明天早上五点,来我房门口找我。”

说完,便下楼收租子去了。

接下来的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每天清晨,王业都会在5点钟准时来到包租公房子的门口,而每一天,房子里传来的都是一如既往的呼噜声。

这些日子,他渐渐地习惯了了静在楼梯上,眺望着山峦连绵处的日出日落。他甚至渐渐能感觉到,虽然差别不大,但是每天的日出时分太阳升起的时间都会有极其细微的差别。包租公这些天始终也没有跟他说什么,只是每天要求他第二天五点到他的房门前等他。

胡八他们那边也是一样,一周以来,胡八一直在粘玻璃,吴涯一直在背大米,小夜抓的蚊子已经在墙根堆积如山。

至于艾尔……艾尔是谁?王业已经一周没见他影子了……

念戒上,始终提示着:“由于对方阵营尚未完成第一阶段任务,暂时不开启第二阶段任务,请耐心等待。”

对方阵营的人这些日子也没有再来猪笼城寨闹事,他们手头似乎有自己的任务,第一次到城寨寻王业他们不得,便先自行做任务去了。王业他们完成第一阶段任务的消息想必已经传到了对面耳朵里,但一时间却并没有带起什么波澜。斧头帮在城寨里吃过一次亏,胖子的队伍和天骑营也轻易不敢再来造次。他们也同样在等,因为只要王业还要做最终任务,就必然要与他们面对面交锋。为了急于一时而强攻高手云集的猪笼城寨,对于对方阵营显然也是不理智的下下策。

一切像回归到了柴米油盐的居家过日子,平静地几乎要让王业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直到第七天的清晨,朝阳缓缓升起时,他依旧静静地坐在楼梯上,看着温暖的阳光慢慢洒满人世的角落。

“这么早啊。”一个声音从王业背后传来。

回过头,却见包租公穿着身睡衣走过来坐在王业身边。

“早啊。”王业还是第一次在五点左右就看见包租公起床。

“这些天天天坐在这儿,会不会有些无聊啊?”包租公轻轻问。

“无聊是有些,不过……”王业坦然地淡淡道:“每天看看日出,倒是也有一番滋味,感觉很久很久没享受过这样宁静的时光了。”

包租公轻轻瞄了瞄王业的方向,然后把手指向天边一指问:

“你看那边,有没有觉得,那里像什么?”

包租公所指的地方,正是王业每天静静凝视的朝阳。此时,太阳刚刚升起一半,露出半个脑袋挂在远处的山峦。火红的日轮为背景,山峦的轮廓显得漆黑无比,在目所能及处,被朝阳衬托出一个山峰和一个山谷的曲线。

在包租公随意的询问下,王业突然发觉,那太阳如今露出的部分竟恰好是一个勾玉的形状,而太极的图案,便是黑白俩颗勾玉构架而成。

“八卦本无掌,太极亦非拳。”包租公坐在王业身旁淡淡道:“这个世界上本来是没有所谓功夫这种东西的。太极本也是一个哲学概念,阐明的是宇宙从无极而太极,以至万物化生的过程。其中的太极即为天地未开、混沌未分阴阳之前的状态。易经系辞‘是故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即为太极的阴、阳。所以……”

包租公静静转过身来道:“太极的本质不是武术,而是心术。”

他说着轻轻拍了拍王业的肩膀:“老弟,能看出来你头脑聪颖机敏,但也恰恰因为这样,最初见你时,就能感觉到你的心思容易急功近利、焦虑浮躁,这样的心境是练不了太极的。所以这些日子,我才让你坐在这里看日出,为的不是别的,只是借这时光,给你修身养性的时间。过了这几天,能看出来,你现在的心境好多了。”

他拍拍屁股站起身,冲王业招了招手:“跟我来。”

王业连忙起身跟在身后。

包租公带着他一路走过猪笼城寨的大院,路过正在抗大米的吴涯和正在粘玻璃的胡八微笑道:“看了这么多天日出,我问你,有没有看出,你的两个兄弟这些日子的变化。”

王业眯眼凝视了胡八和吴涯片刻,可他们的动作始终单调简单,实在是看不出什么。

“如果说变化的话,胡八倒是很少会在粘的时候按碎玻璃了,吴涯背上的大米也很少歪倒了。”王业茫然回答。

“这说明什么?”包租公问。

“熟能生巧?”王业道。

“哈哈哈。”包租公笑笑道:“那只是表面的,阿胜和苦力强的心思我还是看得明白的。”

他说着指了指胡八道:“你的那位胖壮的兄弟,力量是够了,体格也够硬,是个练洪家铁线拳的好苗子。但是要知道,真正的洪家铁线拳要的不仅仅是力量,而是刚中有柔,你的兄弟差的就是在力量的控制方面太过豪放,所以阿胜才要用粘玻璃锻炼他对自己手部力量的收放自如。而十二路谭腿是一种攻守并重的功夫,使用者要完全依靠腿部来完成整体的攻防,练习这种功夫,要忘记双手的依赖,所以苦力强才会让你的兄弟天天背十袋大米到处跑,他双手被抓紧大米所限制,于是路上遇到的所有坎坷麻烦都要靠双腿去解决,自然而然就会让人渐渐忘记对双手的依赖,只有在这种基础上,十二路谭腿才有练成的可能。”

包租公转过头笑麼麽地看着王业道:“如何,现在明白了吗?”

淮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中国建筑二局职工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南宁癫痫病治好费用
扬州牛皮癣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