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把脉危机亚欧会议重在集思

2018-01-11 15:24:57

把脉危机,亚欧会议重在“集思”

发端于华尔街的金融危机是眼下全球关注的焦点。这场危机的根源是什么?国际社会应该如何应对?现行的国际金融秩序有那些弊端?改革应从何入手

把脉危机亚欧会议重在集思

?……围绕这场危机,全球正在进行这一场声势浩大的“头脑风暴”。这一背景为本周末即将举行的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加注了更多的“特殊意义”。

金融体系痼疾何在

现有的金融体系产生的背景实际上经历了一个变化的过程。1944年形成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主要是西方经济为主,这是一个以外汇自由化、资本自由化和贸易自由化为主要内容的多边经济制度,客观上形成了美国经济霸权的体制。

在美国放弃美元的“金本位制”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宣告瓦解。但是这一体系的“影子”仍在,国际货币体系依然以美元为主,而且因为放弃了“金本位”,美国可以通过美元不断贬值来输出危机。与此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初的监督金融体系和维持金融稳定的职责却在不断弱化,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们把主要的精力放在监管发展中国家身上,对于有着最多金融创新产品的美国却放手不管。

如果冷战没有结束、世界没有一体化,或许上述的问题还不会显得那样严重。但是,随着冷战结束、发展中国家的兴起,整个国际经济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西方国家“独大”的局面被打破,发展中国家对建立公平、合理的新秩序的呼声日益加大。而且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深入,发达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失衡越来越明显且难以协调,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明显“滞后”。

金融危机的爆发事实上是将上述痼疾集中暴露出来,迫使人们不得不对其进行反思,改革的呼声也应运而生。

改革应从何处入手

第63届联合国大会主席德斯科托·布罗克曼20日宣布,他将成立一个高级专家工作组,对包括主要国际经济机构在内的国际金融体系进行“全面审视”,并提出改革建议。

不过,现在让人们头疼的是,面对如此多的痼疾,该从何入手。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认为,目前国际金融体系改革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货币体系怎么改,“目前还没有一种货币能完全替代美元,而美国也未必乐意‘交权’。”

面对日益严峻的经济形势,布什政府暂时抛开了单边主义,近段时间来表现出寻求国际合作的积极意愿。但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霍华德·拉弗朗基认为,布什的上述转变显示,美国政府意识到全球金融体系“需要改革”,但却不甘心放弃其领导地位。事实上,美国的“改革”是有条件的,即任何改革和新的国际监管制度应该改善而并非阻碍自由市场。

在这种情况下,陈凤英指出,可考虑先从改革IMF入手。此外,针对G8的局限性,她建议可以将目前的20国集团会议从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升格为首脑会议,因为20国集团集中了最具代表性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首脑会议将使会议达成的有关决策执行更为有力。

亚欧会议只是平台

不期而至的金融危机改变了即将于24日召开的亚欧首脑会议的原有议题顺序,金融问题成为会议不可回避的话题。中国作为此次首脑会议东道国,及时调整了议题,将国际经济和金融形势列为首脑会议首要议题,还主动加强与各成员的协调,推动亚欧合作应对危机。

经贸合作是亚欧会议的三大支柱之一。早在1998年,亚欧会议成员就曾创造出金融合作的成功范例。1997年,亚洲遭受金融危机,次年在英国伦敦举行的第二届亚欧首脑会议重点讨论了应对危机的对策,并决定设立亚欧信托基金,帮助亚洲国家恢复金融稳定并消除危机对社会的影响。

但是,此次金融危机的范围和影响远远超过1997年,而且金融问题也并非亚欧会议的“专长”。作为一个松散的论坛性组织,亚欧会议最终通过的文件也并不具有约束力。此外,亚欧会议成员既有发达国家也有发展中国家,在应对金融危机问题上的考虑各不相同,因此很难达成一致。即便是欧盟内部,也存在分歧。细心的人不难发现,欧盟此前的救市行动是打着“联合”而非“统一”的旗号,那也就意味着,欧盟各国只是愿意协调,并不包括为其他成员国埋单。

有鉴于此,中国前亚欧会议高官丁原洪认为,期待通过这次亚欧会议拿出根治金融危机的药方是不现实的。“在金融危机当事人———美国不在场的情况下,任何方案都不可能具有实效性。”不过,丁原洪指出,一如亚欧会议一贯所倡导的,会议本身就是为亚洲和欧洲的对话和交流创造一个平台,“亚欧国家可以通过这次会议,共同探讨危机的根源,沟通想法,集思才能广益”。 (本报特派 王珍)

江西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四川哪家癫痫病医院看的最好
四川最好的治疗癫痫的正规医院
癫痫康复研究
烟台治疗牛皮癣的专科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